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三炷香(2~3)  

2015-05-23 16:42:09|  分类: 神女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炷香(2~3) - 上邪 - 唯心小筑
                                                            ——图片来源于鹰王老巢

                                                         三

         少阳领着我穿过人群,边走边问:不是不想跳么,怎么改主意了?
         吃太饱,活动活动呗。
         你和少阴认识?
         少阴谁啊?
         我弟弟,就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
         哦,他啊!
         少阳停下,一副很认真的样子道:月牙,听我说,离少阴远些,千万千万别去招惹他。
         可万一招惹了会怎么样?
         要真招惹了,就告诉我,我会请求爷爷派人护送你安全离开。
         有这么夸张么?
         你不知道,少阴就是个魔鬼,谁要得罪他,轻则断手断脚,重则销声匿迹死无全尸。
         不会吧!
         不会?你打听打听,我们这以前有个叫阿芝的女孩,因不小心弄丢了他抓住的一只小狼崽,结果就被他丢到野狼谷去喂野狼,至今尸骨无存啊。
         野狼谷是什么地方?
         狼的老巢,除了少阴没人敢去,去了也从来没人能走出来。
         难道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他吗?我有些心虚地问。
         怎么管?他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子,懂防守之道,又是每一届的狩猎王,族人需要他带领着狩猎和保卫村子,若没有他,大家不只填不饱肚子,还会被对面虎头山的强盗们欺负。他既是本族的魔鬼、也是守护神,大家离不了他。对了,你不会真得罪了他吧?
         怎么可能,我今天才到这里。我说。
         那就好,来,我教你跳舞吧,像这样:抬左脚、抬右脚、转圈、拍掌,再抬左脚、抬右脚、转圈、拍掌、尖叫”哦...... “
我心不在焉地边学边琢磨着:看来是要倒大霉了,不如趁早离开吧。对,就这么定了,天一亮就走,只要过了今天晚,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能奈我何?
         不对不对,你叫的不对,少阳纠正道,“哦”字尾音要尽量拉长、要尽量将心中的情绪释放、将愿望表达,要相信月神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也会带走一切你不想要的,要相信一切源于相信!来,再来一遍,“哦.......” 此时已是半夜,姨妈应该已完事了,与其在这里跟少阳无意义的张牙舞爪鬼哭狼嚎,还不如赶紧回去睡觉,养足精神明早好离开。想到这里,我脚一歪假装摔倒在地:哎呦!
         怎么了?
         崴到脚了。
         我看看我看看,是这里吗?少阳说着蹲下,两只手轻柔地在我的脚腕处查探起来。
         哎呦,轻点,痛死我了!
         看来学不成了,不如我先送你回去,等天亮再给你弄些草药敷敷吧。
         也只能这样了。
 
         姨妈屋子的灯亮着,看来她老人家是过足瘾回来了。好了少阳,我自己进去吧!
         你脚伤着呢,还是我扶你进去吧?
         我不想让姨妈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她会乱想的,毕竟咱才认识嘛。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
         少阳走后,我轻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姨妈可能已经睡了,我不想吵醒她,免得被她大半夜问东问西的,比如问为什么这么晚回来、或者为什么这么早回来之类的无聊问题。我蹑手蹑脚正准备进屋,突然有人从后面一把死死捂住了我的嘴和鼻子,一阵怪异芳香后,我失去了知觉。
          阳光明媚,我看到自己和家里的大黄狗在草坪上嬉戏玩耍。这家伙平日里和我寸步不离,又极通人性,在那个家里,我有话只能对它说、遇到不开心的事也只会和它彻夜畅谈,尽管每一次彻夜长谈它都趴倒在我腿上沉沉睡去。我常摸它的毛、亲它的嘴,丝毫不嫌弃一只畜生身上所特有的臭味。我觉得自己身上也有臭味,我们臭味相投。因为大黄的原因,我常分不清自己是一只狗还是一个人。
         大黄伸出它的大舌头甜我的脸、我的脖子,并开始用爪子和牙齿撕扯我的衣服,我生气了,一巴掌狠狠拍在它头上喝令停下,然而这家伙却疯了般露出他的阳物,一下将我扑倒。畜生你今天是吃春药了吧?管不了那么多,我奋起一脚踹向它的肚子,它一下仰天摔倒在地,我乘机爬起就跑,可没跑几步它就追了上来,从后面把我当同类就这么给“解决”掉了。
         天色微明,我看到自己衣衫不整躺在杂草丛里,不远处,一人影迅速消隐。
         回到家时,姨妈正在院子里洗脸,见我乱糟糟的样子,她毫不惊讶,只淡淡问:失身了?
         失了。
         是谁?
         还能是谁,少阳呗。
         哦,去休息吧。
         我回屋躺下,脑中全是那迅速消失的身影。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