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十九 桐花愚人  

2013-06-24 17:51:16|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葩小院,竹屋两间,风动桐花几朵。

       意行千里,奴其身、劳其心,归期无望,家国难寻;愁梦半醒,夕阳下,谁家院落起炊音?

       咚咚咚,咚咚咚......
       半晌,一身素白衣襟的男子打开了门,当他看到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的意奴时,不禁哀叹: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进来吧小乞丐。
       不,我不是小乞丐。别看我外表像个乞丐,其实我内心丰盛得像个国王。如果,如果你一定要叫我乞丐的话,请叫我老乞丐吧。因为,我的年纪大得超出了人类的幻想。
       男子上下打量起眼前的可怜人来,污垢掩藏了性别,他看不出她是男是女,只听得那声音纤弱、有气无力。
       男子笑了,笑得像盛开的桐花消散了树的忧郁。
       好吧国王,欢迎下榻。他说着站立门边,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意奴把手背在身后,努力让头抬得高些、身板挺得直些,可她实在是太饿了,饥饿让她一挺直身板就倒了下去。
       他把她扶到院里的一张石桌前坐下。
       王啊,我这就去为您准备御膳,如果您半小时内不因饥饿而驾崩,那么,您将尝到天下无双的美味佳肴。他说着进屋拿出一个篮子走到院中的老桐花树下,将篮子边沿用牙齿咬住,然后手脚并用爬上了树梢。
       她笑了,笑他像只爬树的猫。待他从树上下来时,手里宛然提着满满一篮桐花,她顺势拿起一朵别在耳后的乱发上,问:能用此打一歇后语吗?
       他微笑道:乞丐戴花——臭美。
      

       半小时后,他果真摆出了一桌佳肴,它们分别是凉拌桐花、红烧桐花、清蒸桐花、炝抄桐花、醋溜桐花、宫保桐花、水煮桐花、桐花汁、桐花酒、桐花茶和桐花小点心。意奴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对满桌的桐花菜进攻起来,还边吃边道:昔日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日意奴就来个桐花餐中亡、做鬼也疯狂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羽人。
       羽人,你的手艺真不错,能将这一树桐花炒得五花八门,真神!
       不,我炒的不是桐花,而是生活。
       意奴大笑:你咋不说炒的是寂寞呢?
       寂寞只是一种生活态度,而我的生活态度,是无欲无求的悠闲。我并不寂寞,我有朋友和情人。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只刺猬爬上了桌子。那小家伙东嗅嗅西闻闻,然后把嘴伸进了一块桐花点心里。
       瞧,这就是我的朋友。
       那你的情人呢?
       他默默进屋抱来一件积满蜘蛛网的红色雨衣,打开后,一只拳头般大的蜘蛛从衣服里跑了出来,迈动细长的小腿迅速跑回屋里。
       他见状忙朝那蜘蛛的背影大喊:蛛儿别走,见见我们的客人吧!
       门口空空荡荡。
       亲爱的,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有客人在呢。
       门口还是空空荡荡。看来,那大蜘蛛并不给他留丝毫面子。
       他长叹了口气道:唉,让陛下见笑了,这小娘们害羞呢!
       意奴已是酒足饭饱,见状哈哈一笑道:看来,阿娇还是习惯藏在金屋里啊!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天黑的时候,惊雷炸响,暴雨倾盆,一树桐花唰唰掉落。
       意奴开始腹痛难忍。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刚才说,我炒的是寂寞,所以我给你吃的既是桐花、也是寂寞。寂寞有少许毒性,通常情况下毒不死人,只是你今天吃得实在太多,所以即将毒发身亡。
       你不是说,你不寂寞吗?
       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与刺猬为友、与蜘蛛谈情,寂寞,已深入骨髓。
       你为什么要害我?
       饥饿的国王啊,我只不过给你提供了一顿丰盛晚餐,是你自己撑死了自己。去吧、去吧,来生不要做内心丰盛的国王,做一个衣食无忧的平民吧!
       意奴口吐白沫倒在了一地雨水里。

 

       天亮了,阳光刺眼、桐花灿烂。
       意奴想起昨日途经此地,见有棵桐花树,就背靠它坐了下来,也许是太累了的缘故,不知不觉竟昏昏沉沉睡了十几个小时。夜里的一场暴雨透过花叶洒下,她却不曾因淋湿而醒。
       此刻,她有些冷,正打算到太阳里晒晒时,却发现面前的空地上,一只小刺猬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她想起了昨晚的梦,想起了自己曾被一个叫羽人的家伙毒死。
       羽人,桐花羽人......
       她喃喃念叨,突然起身大叫:我靠,什么桐花羽人,明明就是桐花愚人嘛!
她气呼呼上前,狠狠踹了那棵桐花树两脚。 

       桐花朵朵洒落。

       一只拳头大的蜘蛛从树上掉了下来,迈动细长的小腿飞快朝远处的草丛中跑去。
       意奴伸手接一朵小花,放嘴里嚼了嚼,涩涩的,是寂寞的味道。她苦笑了一下,转身迈向尘世的烟火。

 

                                                                     此篇为友桐花愚人作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