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十六 素琴了梦  

2013-04-05 22:02:54|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行之十六 素琴了梦 - 意奴 - 唯心小筑
 

  把这个女人吊起来,我要一刀一刀放掉她的血,用盐腌制,慢慢风干。霍集占对手下人说道。

 于是,意奴被拉出去吊了起来,一根拇指粗的麻绳将她吊在木桩顶端的十字架上。她晃悠着、晃悠着,鲜血顺着身体的线条流到脚尖,滴到地上溅起一个个红色小水洼,水洼像盛开的花朵。

 风雨交加的夜晚,闪电划破黑暗照亮惨白面容,快死的女子,气若游丝。她嘴唇微张,发出低微声响。

 我没有吃人!我没有吃人!我没有吃人!

 你没有吃人么?真的没有吃人么?

 没有。

 有没有,你心知肚明。

 她勉强睁开眼睛,在闪电刺眼的强光里看到像夜晚一样黑的男子抱琴而立,他的脸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黑色面纱里。那薄如蝉翼的面纱,闪电划不破风雨吹不起。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他说。

 她嘿嘿冷笑。我需要什么?我什么都不需要。

 不,你需要。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

 情不自禁的,她抬起头盯住那张被面纱罩住的脸,在疑似眼睛存在的地方,两团火焰燃烧着、跳动着。火焰因夜的黑而倍加耀眼。

 相信我,我能救你。因为我能懂你。

 你是谁。

 素琴了梦。 他说着盘腿坐下,就坐在水洼里、坐在她血水流经的下游,一声炸雷后缓缓拨动琴弦,低声吟唱:

     你是谁

     你在做什么

     你究竟想做什么

     偌大的世界你只有返身看着自己的眼睛

     一切都静止得像一片蒙上了纸的镜子

     索性松手

     听破碎的响掉进深渊

     渐行渐远

     渐行渐无

                              ——素琴幻变十八

 雷雨停了,闪电撕裂夜的帷幕,天边渐渐现出了黄的光芒。

 黄沙遍野。

 烈日下,她艰难的向前爬行,饥饿已经让她不能站起,因为不想死,所以只能坚韧而缓慢地向前爬行。她看到不远处的一团黑影。

 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她靠近他,听到他嘴里轻微喊出的不是水和食物,而是含香、含香、含香......。她用已经不够清醒的大脑开始所搜索一切关于含香的信息:乾隆皇帝有个妃子叫含香,回人......

 她很饿、很饿,饿得发狂,她想吃、好想吃......

 人怎么可以吃人呢?吃自己同类的是魔鬼。

 你不是魔鬼,怎么知道魔鬼就吃自己的同类?

 她仿佛看到了男人翻身坐起,提着酒壶对她笑、和她说话。

 酒、酒,她想喝,她渴得发狂。她把嘴对准了他的脖子。

 他动了一下,侧过头瞪着她弱弱问了一句:你想干嘛?

 我饿、我渴......

 你想吃了我?

 我不吃,蛇虫鼠蚁狼群也会吃,有分别么?再说,被吃掉的肉身总比腐烂有价值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的肉身救了我,是你的造化,也是我的造化。

 含香被毒死化作蝴蝶,我早就不想活了,你吃吧、吃吧!对了,我身上有把短剑,你可以用它来割肉。

 她翻他的身,取出短剑。

 我叫波罗尼,是回人们的和卓,你吃了我的肉后若能走出去,定要帮我找到族人,把剑交给我弟弟霍集占,告诉他我很好,不要找我。

 好、好、好!

 她答应他,然后迫不及待在他脖子上割了道口子,把嘴凑上去吸允。

 她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流着泪幻想他们是朋友、幻想他们对酒当歌、幻想沙漠中有个仙侣洞,那是他隐居的地方,那里有翩翩飞舞的白蝶、有镜面一样平静的小湖,湖水会让漂亮的人越洗越漂亮、丑陋的人越洗越丑......

 他的血肉给了她力量,她于幻觉中站起,昏昏沉沉走出大漠。

 琴声嘎然而止,夜的帷幕再次合上。大雨依旧滂沱。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用尽力气在夜雨中发出最后一声呐喊。

 惊雷炸碎了她的呐喊。

 你还不愿承认么,善恶的产儿,你还不愿承认在生死攸关的档口,你的魔性战胜了佛性?

 不、不、不!

 你难道没有看到自己吐出来的生肉和鲜血?你始终不愿承认、始终不愿从幻想的慰藉中醒来,是因为害怕面对自己、害怕良知的谴责吧?

 杀了我、杀了我吧!用你撕裂黑暗的琴声和燃烧的眼睛杀了我!

 杀了我!

 不,意奴,我是来救你的,你所欠下的血债,已经用血偿还。

 琴声割断绳索,她摔在地上,那琴声是具有治愈力量的,她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一一愈合,不留痕迹。

 她站起,慢慢走向他,以质问的语气询问:你是谁?

 我不是说过了么,素琴了梦。

 我是问你以什么样的身份在世间存活。

 我不能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以什么样的身份存活。

 我对你充满了恐惧。

 是的,就连我自己也对自己充满了恐惧。

 素琴,虽然你让我清醒、让我看清那一场灾难、让我愈合,但是你的样子、你的气息、你像夜晚一样黑的颜色,都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幽灵,我对你充满了恐惧。

 他笑了一下。她感觉他笑了一下。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就像沙漠里用血肉救活我的男人。我必须远离你们,各自回归吧!

 她转身离去。琴声再次响起,火焰在远方飘动着。她知道,那是他的光,是他们的光。

 好好活着,是最好的报答。

                         注:本篇为友素琴了梦而作

                                                                                               ——2013、4、5

江湖行之十六 素琴了梦 - 意奴 - 唯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