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转载】关于爱情-艺术家良知的跳动(再读意奴奇幻小说《碎心王后》有感)  

2013-04-03 23:38:55|  分类: 碎心王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奴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家,相比较当今文坛那些写者的智慧,意奴的目光更加的敏锐与深远,因为她的思维灵感来自于人最本质性的善良与美丽。

说实话,我不赞成电视剧《甄嬛传》的故事情节描述。(因为我没有读过原著,所以我不能因此而说我不喜欢原著的情节描写)。从艺术家的良知上讲,写者一方面要发掘我们社会所需要的进步的理由与感动,从现实中提取那些美丽的荣耀与温暖来鼓舞人们生存下去的勇气与信心;另一方面,写者还要解析社会诟病的病因与真实,用客观真实的现实切片展现给人们现实的真实,让人们不再有某些认识与思维上的偏激与武断。很显然,《甄》剧更倾向于后者,我不管现实中会不会有这样事的发生(事实上现实就是这样子的),但是《甄》剧的故事情节描绘却是让人们再一次的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现在谈论爱情的美丽好像成了很天真的话题。好像很多的智者都在棒喝人们说“不要再相信那些美丽的童话,任何的纯洁性的完美在现实中都是经不住冲击与考验的。《甄嬛传》把这一种理念表演到了极致,事实上甄嬛一开始跟雍正是有爱情的,但是他们的爱情被世俗绑架。《甄》剧大量的现实勾心斗角情节没有给他们的爱情配乐颂词,相反的,他们的爱情在现实争斗中好像是多余的。可能这是剧作者的刻意安排,可能剧作者的出发点就是告诉人们不要相信爱情的完美,甚至不要诅咒背叛爱情的可耻,因为爱情的变迁是现实中很正常一种现象而已,所以甄嬛与果郡王的爱情顺理成章。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基调,所以甄嬛的复仇计划顺利的被善良的人接受,并且人们愿意用赞许的目光欣赏她用尽所有的伎俩完成他的复仇计划。

说实话,我不赞成这样的描绘方式。我一直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需要鼓励、需要温暖与感动的。因为我们现实中的不完美,所以我们的灵魂需要温暖与感动。但是我也不赞成那些纯粹完美化的爱情描述。因为对于我们人来说,极端的完美是灵魂的枷锁,追求完美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往往都会走向很严重的狭隘思维模式而不能自拔。所以对写者来说,如何在现实与完美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已经成为必须要面对的重大课题。

意奴就是在这个刀锋上舞蹈的艺术家。

她在《碎心王后》的一开始就写到“要杀死莫非,就必须要用他的情,碎他的心”。莫非的不死之心是仇恨的凝结,我们人世间什么可以不死?只有仇恨!爱会死,因为爱就是接受,接受一切,接受活着,接受死亡。但恨不能,一个人的恨如果不能得到化解,即便是死亡亦不能让他得到解脱。但是爱可以化解他的恨,关键是如何才能开启他爱的门窗?让那一丝光亮释放出力量来洗涤世界的黑暗与寒冷。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壮观画面。《碎心王后》的结局就是这样演绎着这样一种传奇,最后莫非死了,意奴这样写道:“不死之心彻底被粉碎了,光芒从莫非的七窍里喷薄而出,向上伸展,划破西阴的阴霾,乌云消散了,天空像大海一样蓝,阳光普照大地。。。。。。。”

意奴不是幻想家,她的心一直都是沉重的,因为她的情感一直都不能脱离对现实的牵挂而独自解脱。她容忍世俗,甚至有时候她认为世俗也是一种美丽。所以萧郁的长发被她以不同的论断来解读。但是世事烦恼,三千烦恼丝。当这烦恼丝被仇恨打结的时候,如何才能还原长发原来的美丽?世事是需要梳理的,如同萧郁的长发。作者在这里预言了最后的完美,意奴在萧郁的信里面写到:“当西边天空被火焰照红的时候,我将凯旋归来,梳理我被打结的长发?然而这样一种过程是艰难的,如何才能化解莫非的仇恨?如何才能让西阴的天空被火焰照红?作者在这里给出了唯一的答案:那就是爱!只有爱情粉碎了莫非的不死之心,西阴的天空才会像大海一样蓝。

意奴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家。她的《碎心王后》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她对爱情的描述简直到了不可超越的极点。几乎每一回章节的诉述都是一个完美的POSE。《碎心王后》是一个用爱化解仇恨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她的自然而然。这里面没有太多的道理,一切的发展都自然而然,甚至合乎情理,就连爱情的变迁依旧是自然而然而不能诅咒。就像莫非跟紫薰、萧郁的爱情;就像紫薰跟莫非、萧依然的爱情,他(她)们爱情的变迁让你不能用背叛两个字来形容,因为他(她)们的爱情是淳朴与真诚的,而不是虚假的欺骗。这样的爱情描绘所需要的不只是作者的智慧,更需要的是艺术家对爱情的最本质的解读。我甚至不敢相信一个年轻的写者能够有如此宽阔的心胸与视野。但是意奴有这样的境界。她要用她的文字来证实这样一种可能。

所以,意奴是最有良知的艺术家,原来最伟大的爱情可以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描写在人们所谓的情敌之间竟然可以相互支持与成全。当我第一次读到结尾处的时候感觉好像作者处理的有些牵强,但是我第二次重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这才是爱情的伟大所在,萧郁跟紫薰重回西阴见到莫非就是为了化解莫非心中的仇恨而来。并且萧郁认为自己必须要带紫薰回到西阴“不只是为了东阳的安宁,更是为了莫非。因为他等了他一千多年”。这是什么样的爱情才能到达的宽容地步?

意奴是最有良知的艺术家,她用这样的方法来描述爱情,她的文字不是游戏,她所要告诉人的是无法用文字直接解释的道理,但是这个道理需要我们用真实的智慧与情感来梳理我们身边一切的一切,用我们的爱心来梳理我们世俗社会中一切的一切,因为爱就在这里面。萧郁的长发已经脱落,可以说是一种升华与解脱,但是现实中的我们如何才能梳理我们自己的世俗烦恼丝呢?尹尚云说:“后世子孙自有解决的办法”

梳子已经备好!


       ——  转自雪山风影的博客(他把意奴写得太好,有点不太好意思转,不过哪处实哪处虚,有缘的读者们自己分辨,意奴就不多做解释了。在此衷心谢谢风影童鞋对《碎心王后》的用心解读)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