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十七 墨魂  

2013-04-12 23:49:18|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行之十七  墨魂 - 意奴 - 唯心小筑
 


      大雨滂沱的夜。破庙无人,静寂。
      意奴从草原走来,筋疲力尽,此刻正急于寻一安身之所,休养生息。
      她走入破庙,借着闪电的光,看到庙里的佛像东倒西歪,蛛网层层,佛像下积满灰尘的案几上,一本积满灰尘的黄皮书静静躺着。 她拿起书,但闻一缕墨香散去,书中一片空白。
      意奴心想:这莫不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吧?不管了,先收起来,待天明再细细瞧个清楚。
      她背靠案几坐下,困乏却不敢入睡,她害怕那未知的不清醒、还怕饥饿会让她再度梦中吃人。她害怕做梦。
      但困乏的袭击是人的意志无法阻挡的,昏昏沉沉中,她看到一白衣女子推门而入。强光刺眼,不是闪电,而是女子由内而外散发的光芒。她的长发被风吹得遮住了脸,意奴看不到她的脸,但看到一袭齐膝白裙、和白裙下那双饱满圆润的小腿。
      女子赤脚走近意奴,以无限悲凉的声音发问:你是谁?
      一个累了的旅人。
      我等的不是你。她说完转身欲去。
      外面雨大,何不避避再走。
      我不怕雨,怕等。我等了他百年,而如今,是该离去的时候了。    
      你等的他是谁?
      知道你怀里揣的是什么书么?女子回过头问。
      一本没有字的书,也许,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吧?
      女子微笑。不,它有字,只不过那些字全化作了我。
      你是字?
      我是字,也是墨魂。
      意奴从怀里掏出那本无字的书问:以前,它写的是什么?
     《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你是说这是颜之推的《颜氏家训》?
      是的,我就是《颜氏家训》,颜之推就是我要等的人。他创作了我,用汗水、博学和火一样的激情创作了我。命运多桀的他,历仕四朝、三为亡国之人、饱尝离乱之苦、深怀忐忑之虑,是我,一直陪伴着他走过人生的坎坎坷坷。
      颜之推活着的时候知道你么,我是说,他见过你化成人的模样么?
      女子莞尔一笑道:知道的,在完成了颜氏家训的当晚,我就化成现在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月西斜,皎洁的光辉从窗户里洒进房间。他刚写完《颜氏家训》,有些累了,就靠在座椅闭目养神。我从纸上缓缓凝聚,化为一个赤裸的女子坐在他面前的书桌上,他听到声响睁开眼睛,想尖叫却被我从桌上跳下一把捂住了嘴。
      不许叫,再叫我吃了你。
      他果真不再叫了么?
      女子走到意奴身边坐下后说道:他趁我放手之际想跑,不料被我从后面揪住头发,于是只得乖乖就范向本仙姑告饶。
      我说:你怕什么呀,我是你笔下的墨魂字迹,不会害你的。
      他说:墨魂仙姑,你想干什么呀?
      不想干什么,就是出来透透气,顺便正式认识一下你。
      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你这赤身裸体的,传出去叫我颜之推今后怎么做人呀?你就不能先穿件衣服再出来认识我吗?
      我是你的字、是你的思想,被你赤裸裸展现在纸上,当然是赤裸裸跑出来了。你写的时候不伪装,倒怪起我来了。
      可、可我并不知道你会变成人啊!
      好了好了,不就是穿衣服嘛。我说着走到了窗口的月光下,吸月之精华现做了这条裙子。
      意奴看了看她光着的小腿和赤脚,说道:你咋不把裙子做长一点,顺便也做双鞋呢?
      墨魂道:这可不怪我,裙子才做成这样,月就沉了。月沉之后,天光发白,我便又躲回了书里。
      第二天晚上,他不再怕我,不只不怕,还殷切询问我书中情形、白天都做些什么?我告诉他书中只有我,白天睡觉,晚上苏醒。我告诉他我在他心中时他的心是暖的,而他把我诉诸于纸上时纸是冰的,我说我是他的思想,借助于墨的灵气得以成型幻化成人。于是他叫我墨儿。
      我夜夜伴他读书写字,听他谈论人性三品,他说:人性分为三等,上智之人,下愚之人和中庸之人。他说上智之人是无须教育的,因为上智是天赋的英才,不学自知、不教自晓;下愚之人“虽教无益”,尽管教他,都是无效果的,因为“下愚”是无法改变的;他说教育的作用在于教育中庸之人,使之完善德性,增长知识......
      他丧妻已久,生性孤独,而我,则成了他黑色人生里唯一的一丝曙光、一丝温暖,我们互相爱慕喜欢却不能结合,因为我本身就是他的分离体,我是我但更是他的思想、他的光、是他的另一个自己,他爱我却不能娶我,就像他不能娶他自己一样。这不仅仅因为我是墨魂是妖精!
      你不是妖精,你是他的女神。意奴说。
      墨魂笑了。
      墨儿,我可以像他一样叫你墨儿么?
      可以的。
      墨儿,那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间破庙的呢?
      唉,世事难料,说来话长。墨魂叹了口气道:他临死之际,我本打算自毁同他一道离世,可他流着泪哀求我说:墨儿,人的生命终有尽,而人的好的思想则应该代代传承。墨儿,你是我生命的光芒,你必须替我活下去,千秋万代,普照世人。
      是的,他说得对,你若毁了,那他的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活了下来,不仅是为了帮他完成指引后世万民的夙愿,更是为了等他投胎转世,前来寻我。 可世事变迁,他的子孙们流离失所,几经周折后我落到了一个叫怀素的出家人手里。
      怀素,你是说大书法家怀素?
      是的。怀素圆寂后,这里便荒废下来,我被搁置案几常年无人问津,今天幸得你开启,才能从新化身为人,决定未来命运。
      墨儿,他若投胎转世,你们还能认得彼此么?
      我不知道!墨儿说着把头埋到膝盖上抽泣起来: 因为不知道,所以无法再做到继续等。    
      那你打算咋办?
      让雨水冲刷魂魄,直至消亡。
      可是墨儿,你的存活是他的梦想。
      可是旅人,我孤独啊。
      在爱的世界,快乐与孤独等长。墨儿啊,你若消亡,那就是一场背叛!
      在没有他的世界里独自存活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
      也许,我可以把你带到他后人身边,那里有他残留的气息,你可以靠着那股气息继续存活,延续他的理想,光照世间。
      他的后人?
      是,据我所知他的后人颜真卿就住在这个朝代里。
      生亦无趣,死亦不能,也只有如此了!
      墨儿说完化为一缕黛青色烟雾,缓缓注入意奴手中的黄皮书里。 意奴低下头,借着闪电的刺眼的光,看到手中的无字天书上瞬间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夫圣贤之书,教人诚孝,慎言检迹,立身扬名,亦已备矣。魏晋已来,所著诸子,理重事复,递相模学,犹屋下架屋、床上施床耳。吾今所以复为此者,非敢轨物范世也,业已整齐门内,提撕子孙......
      百年后,意奴在北宋听到了这样的诗句: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居家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
      意奴不知创作“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宋真宗是见着了《颜氏家训》中的墨儿,还是他就是那位颜之推转世?无论如何,她祝福为爱孤独存活的女子。
                                                                                ——本篇为友墨儿作
                                                                                                    2013、4、12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7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