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碎心王后之三 忍辱负重  

2013-03-09 14:26:38|  分类: 碎心王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心王后之三 忍辱负重 - 意奴 - 唯心小筑

 

依水阁位于忆熏宫后的人工湖中心的一小块陆地上。这里四周开满了紫色的蒲公英,有浅紫、粉紫、深紫、玫瑰紫等等,美轮美奂似仙境一般。

萧郁只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一瞬间,她忘记了国仇家恨、忘记了寄生为奴,她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在漫天花絮中翩翩起舞。

停下!王不允许任何人欢笑、喧哗、唱歌跳舞,你现在的举动,严重违反了西阴国的禁令你知道吗?永叫住她说道。

好无理的禁令。人的七情六欲,是禁得住的吗?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

你刚来,还不知道,这一切啊,都是因为.......

远,当心王割下你的舌头!

永呵斥,于是刚想说点什么的远只得咋咋舌头跑开了。

依水阁分为上下两层,每层只有一个房间,下层的房间摆放着一些桌椅和茶具;上层是卧室,床单被褥窗帘清一色的粉紫。

床头的柜子上,摆放着一件粉紫色的披风、一面铜镜、一把梳子、一些胭脂水粉。

萧郁躺到床上,心想,这里以前一定住着一个极喜欢紫色的女人,是他的的妃子吗?还是他的妹妹?又或者只是他美丽伤感的母亲?她想着想着,恍恍惚惚进入了梦乡。

一个很老很老的老者,穿一件白色长袍站在迷雾中。他向她招手,说:来、来,我的公主。

你是谁?

我就是东阳国不死的白袍巫师,专程为你而来,帮你完成使命。

使命?巫师啊,那恐怕是我无法办到的事情。尽管我不愿承认,可事实上莫非的确是无法消灭的。

傻孩子,世上是没有不被消灭的事物,尤其是人。

可莫非不是一个普通人,他能够不死。

那是因为他有一颗不死的之心。那颗心,是亿万年前女娲补天时一滴孤独的泪水所化。一千年前,他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得到了它,因此得以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长存。那颗心刀剑砍不伤、雷电劈不破,只有来一场爱情的浩劫才能将它彻底粉碎。

所以,你要让他爱上你。

让他爱上我?

是的,让他爱上你。

可是巫师啊,我要如何才能让他爱上我呢?

让他爱上你的方法在这王宫的第三层。上面有一道尘封之墙,你找到它,脱下鞋子,全心全意想着莫非就能进入里面的世界。他如果来救你,就会动用不死之心来开启尘封之墙的大门,只要大门一开,他就可以爱上你了。

如果他不来救我呢?

如果三天之内他不来救出你,那你将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巫师说完,化为一缕白雾消失于白雾之中。

 

萧郁醒来时,天光微亮,她仔细回想,也不知是因为太想着怎样消灭莫非而产生的梦境,还是真有巫师来梦中指引。

她起身下床,打开窗户,于是看到了清晨紫气朦胧的花园,蒲公英花絮依然永不停歇的飞舞。她觉得有些冷,顺手拿起桌上的紫色披风披在身上,百无聊赖中走出依水阁。

能去哪里呢,这里唯一的出路是那条弯弯曲曲通向忆熏宫的小桥。她走了上去,并不知不觉来到了忆熏宫里。

莫非还在醒,像一个玩累了渴望安睡的孩子,没有防备没有伪装没有攻击力,只是静静的躺着。

萧郁一阵狂喜,尽管知道他不被消灭,但她还是想再试一次,若能割下他的脑袋焚毁,她不信他还能光靠一颗心存活。

她轻轻走向他,摸出了随身携带的短剑。

这时候,莫非突然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嘴里迷迷糊糊说着什么。

魔鬼,你也会做恶梦啊,是杀人杀多了吧?她心里想着,手中短剑高高举起。

紫熏,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

他的呓语让她愣了一下,可就在这一愣的当头,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紫熏,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一定会回来的,我一直在等你紫熏、紫熏... ...

手中剑哐啷落地。

... ...

抓扯、撕咬、哭号,被撕裂的疼痛混合着国仇家恨像一把利刃地刺入她的五脏六腑。这是她和他继泪河后的又一场战役。这一次,他彻底屠杀了她,她觉得自己已经尸骨无存。

莫非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又睡着了,睡得像个无辜的孩子。

醒来时,萧郁早已离去。他想起梦中事情:紫熏的身影,如绸缎般光滑身躯、喜悦、烈火......

猛然间,他看到了床前的短剑,泪河之上那个女人用来准备自杀的短剑。

该死!他狠狠咒骂了一句翻身下床,也不叫永远来伺候,自己胡乱披上几件衣服便朝依水阁的方向跑去。

 

站在通往依水阁的小桥前,莫非停住了。他记起最后一次来这里,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

那天,当他征战北方的狼族部落回来,像往常一样跑进这里时却没有看到紫熏的身影。奴婢们说,她走了。

打那以后,他再没踏进过这为她而建的依水阁。

为什么要让萧郁住进这里?这是一个他无法回答的问题,好像冥冥之中,泪河之战只是为了与她相遇。千年仇恨只为一战,而这一战仅仅只为搙她回来。要她做他的奴婢,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一切的一切,只为心上一股莫名的、不能自制的牵引。

事情一定不是这样的。他绝不会爱上她,绝不会爱上世间除紫熏以外的任何女人。他是个专情的男人,尽管紫熏背叛了他,可他还是千年如一日地深爱着她,这份爱,并不曾因时间的久远而减少。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登上了小桥。

萧郁,你在吗?他站在门口大喊。

没有人应声。

他推门走进去,看到屋里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只有那件紫色披风被胡乱地扔在地上。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会想不开吧!

他跑出门,站在褪色的木质回廊上大吼:萧郁,你给我滚出来!

声音刚落,湖中水花四起,只见萧郁赤裸着身躯从水里钻了出来,一脸漠然从他面前走进了屋子。

莫非看到,她的长发湿漉漉地贴着她的身体,结还在,蓄着许多水一路滴洒。

他没有跟进去,也不知该说什么,萧郁脸上的冷漠让他的心莫名烦躁。他真的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尤其是以这样的方式伤害她。

补偿她?对,补偿他。于是他瞬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娶她,并答应她的一切要求,包括归还她的国家。

尽管他并没有忘记紫熏,但这毕竟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会试着好好对她,毕竟,这是他漫长一生里有过肌肤之亲的第二个女人。想到这里,他推门走了进去。

萧郁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桌前傻对着铜镜发愣。

我不是故意的。

她冷冷道:我知道王不是故意的。

萧郁,我知道你恨我,我抢占了你的国家,抓了你的弟弟,而今又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我、我这就放了你弟弟、把东阳还给你的父亲,让所有东阳人重获自由。

此话当真?她难以置信地唰的一下站起。

君无戏言,但你得答应做我的王后。

 

昭华殿里,所有西阴的大臣都被莫非这一决定吓住了。

王,你真要娶东阳国的公主为后吗,她只是你的奴婢啊。

王,万万不可从东阳撤军,要知道,那些东阳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秘密反叛的。

王,你要娶她为王后也可以,但东阳太子不能放。

 ......

都别说了,本王万心意已决,说出来只是想告知各位一声,不是商量。莫非说完,起身拉着萧郁走出了昭华殿大门。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7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