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碎心王后之二 寄生为奴  

2013-03-08 23:25:22|  分类: 碎心王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心王后之二 寄生为奴 - 意奴 - 唯心小筑
 

东阳王宫大殿里,所有人陷入了悲痛和绝望。国家完了,该怎么办?是骄傲的死去保全尊严,还是苟延残喘地活着忍受奴役?

有大臣说:王,下令吧,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等便立即回去收拾全家老小,以死殉国!

王,下令吧,我们誓死不降!

下令吧,王!

东阳王把头埋进自己的手心,颤抖着哭泣道:好,你们回去准备准备——上路吧!

不能这样,父王!萧郁走上前,对着东阳王和所有大臣们说道:死,很容易,可如果我们死了,那东阳就真的完了。试想一下东阳美丽的阳光下尸横遍野、富饶的土地上血流成河、三千里地杳无人烟的凄凉场景吧!死,我们不怕,可连死都不怕的我们,难道还怕活着吗?向人低头、被人奴役、受尽折磨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复国、就有重获自由的希望,哪怕这希望是那样渺茫,也值得我们苦苦追寻和承受一切苦难不是吗?

大殿里鸦雀无声,久久,带头提出以死殉国的大臣率先说道:公主说得对,我们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吗?老臣真是糊涂啊,差点断送了整个国家的命运!

其他大臣们也纷纷说道:是的,活着就有希望,我们要活着!

活着!

活着!

......

投降吧,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投降吧!

 

第二天一早,东阳王便带着他的女儿和臣民们,反绑着双手跪在城门外等候西阴王的到来。

正午时分,西阴王带领三千人马出现在城门口。他径直走向东阳王,问道:你决定好了吗?

是,决定好了,从今以后,我和我的子民们甘愿接受您的统治,男为奴,女为婢,若存二心,天诛地灭!

好,我姑且信你的。

莫非瞄了一眼跪在东阳王旁边的萧郁,只见她额头紧贴着地面,被打了结的长发毫无生气的垂着。他觉得自己的心隐隐动了一下。这是征服者的快感,他对自己说。

抬起头来!他命令她。

她恭顺地将头抬起,一脸平静,没有恐惧没有悲伤,甚至没有对他的仇恨。

他蹲下,撩起她的发把昨天亲手打的结捧在手里,看了又看后说道:萧郁,如果我现在帮你解开它,你会伺机杀掉我,对吗?

王,我现在是您的奴,不论发结解开与否,我对您将永远忠心不二。

可我在你脸上找不到一个奴真正的恭敬和恐惧。哦,对了,你是个公主,从小高高在上而今不懂怎样为奴,真麻烦,我还得专门让人教导你。

她算是听懂了,他要带走她、折磨她、替那些死在她手下的西阴士兵们报仇。她已做好了接受一切苦难的准备。

王,我会努力学习的。

那就好。

莫非把东阳交给手下人管理,自己则带着萧郁立刻返回了西阴。东阳这块土地,他是一刻也不想停留。

我的亲人、我的子民、我的国家,我要走了,请不要为我担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好好活着、与你们同在!

萧郁跪在泪河边,向着王宫的方向拜了三拜后跟着莫非离开了东阳。

 

西阴国,没有阳光、没有喧哗、没有欢笑,人们脸上没有表情、交往时没有言语、行动时又没有声音,整个国家如同死一般寂静。

西阴王宫屹立于高山之巅,是栋由青灰色砖石砌成三层建筑,整体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孤立、颓废和伤感。

王宫第一层是间数百米宽的大殿,大殿正中有一个高高的点将台,点将台下有一道仅供一人进出的小铁门,铁门紧锁,旁边站着两排手拿长矛的卫士。大殿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黑漆漆的通道,宽十来米,不知作何功用。大殿尽头,一道白色石阶蜿蜒而上,

萧郁跟着莫非走上石阶,来到了大殿的第二层。

这时莫非让人把萧郁带到后面的忆熏宫交给永远两位侍女,自己则径直走进了正对楼梯口的韶华殿。

忆熏宫里,两白衣女子美若天人,冷若冰川。

这是王带回来的,吩咐交给您二位。领她来的人恭恭敬敬对两白衣女子说道。

萧郁仔细打量这两女子,只见其中一人稍高,鹅蛋脸、柳叶眉,飘然若仙;矮一点的圆脸,甜美可人。两人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有着和年龄极不相仿的沉着和冷漠。

两位小姐姐,请问哪位是永远姑娘?

我叫永,她叫是远。高个子女孩面无表情答。

你自己到处转转吧,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但有一点要切记:没有王的允许不能走出忆熏宫大门,更不能到上面去知道吗?叫远的女孩说着抬头往上示意了一下。

    萧郁刚想说什么,高个女孩永又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只需知道,我们是王的侍女,和这里所有物件一样,永远只属于这里。

记住了,我一定会遵守的。

 

西阴没有阳光,所以天黑得特别的早。

晚上的时候,永远两位侍女点燃了忆熏宫所有的灯火。萧郁发现,这里所有的灯火都散发紫红色光,让本就冷清孤寂的宫殿看起来更加忧郁和怪异。

莫非来了。

一进门,侍女永立刻拿来毛巾给他擦脸,侍女远则端来茶水递到他跟前。

王,请用。

莫非瞟了一眼旁边站立的萧郁,说道:让她来吧。

是。

远把水递到了萧郁手中,示意她给莫非端去。

萧郁接过茶水,一只手递了过去。

给,喝吧。

她的举动吓得旁边的永远两位侍女扑通一声跪下。

奴婢该死!

莫非不动声色接过茶,一饮而尽后对永远说道:退下吧,明天好好教教她,今后这伺候本王的事情,都让她来做。

是。

那我也........

萧郁刚想说自己也退下,莫非这时起身打断了她。

本王累了,要安寝了。

王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对奴婢说明。

你是说本王连怎么当王都不懂吗,需要向你一个奴婢汇报安寝的事情?

萧郁不语。

这个从小被人捧在掌心的长公主,第一次做人奴婢,所以还没有学会一个奴婢的思维,还不懂得察言观色、分析主人的话语,她把莫让她更衣的话习惯性理解成一种类似于以往丫头们的禀告。

本王的意思是,让你替本王更衣。莫非说着走到她面前,抬起双手。

快点,本王没有耐性。

她怏怏走上前,侧着头远远把手伸向他胸前的扣子,胡乱扯了一通。

他冷冷看着她,身体被拉扯得前摇后晃。

这个女人,一定是平生第一次替人更衣,尤其是替男人更衣。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想到这里就心情愉悦。

嗯,对了,这就是征服的快感。

等你解开本王这颗扣子,天就亮了。他故作生气道。

萧郁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想到要是永远两位,此时一定会说,奴婢该死!于是,她学着她们的样子跪下道:奴婢该死!

他能感觉到,她并不是真正的怕他,她的温顺与恐惧只是做做样子、只是隐忍。

总有一天,我驯服你的骄傲,他在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道:算了,我自己来吧。

那奴婢就退下了。

叫永远带你去依水阁,今后你就住在哪里。

是。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