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十四 天外飞仙  

2013-03-29 09:48:09|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行之十四 天外飞仙 - 意奴 - 唯心小筑
 

   意奴在蜀山定居下来,闲唱诗词、忙种花草,日子倒也寂静安然。

   一日,蜀山上空突然出现一不明飞行物体,滴溜溜旋转着朝唯心小筑方向飞来,一声巨响落在意奴的小花园里,吓得蜀山浑身颤栗。

  好半晌,意奴才从那巨响中清醒过来,开门一看,只见整个花园被砸成了一米多深十几米宽的大坑。坑里,一辆马车歪歪斜斜。马车没有马,却有五个轮子。

  天啦,这玩意儿是怎么飞到天上去的,又是如何掉到这里来的呢?意奴正纳闷,一怪异男人从马车里走了出来。此人一袭白衫、身形单薄,远远看去像张风中晃动的白纸。

  看到意奴,他笑了一下说道:嗨!

  你,是人是鬼?意奴问。

  我非人非鬼。

  外星生物?

  非也非也,在下不过是雪山上的一阵风而已。

  雪山老妖?

  不,我可不是什么老妖,我乃是风度翩翩的雪山风影大侠。

  哦,偏偏大瞎!看你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够偏;落下不看地儿,够瞎。这称谓适合你。

  是翩翩大侠,不是偏偏大瞎。

  我管你是大侠还是大瞎!说吧,砸坏了我的花园,如何赔偿?

  意奴这一问,坑里的男人立马叫了起来:我的天啦,此等天灾人祸,干嘛非要归罪于我?

  就算天灾人祸,你也是罪魁祸首!到底赔不赔?

  不赔。

  不赔?看我不活埋了你。意奴说着抓起一把土就往坑里撒去。

  别、别,我赔、我赔还不行吗?说吧,怎么赔?

  带了多少钱?

  你们凡尘中人就是俗气,开口闭口都是钱,我没钱。

  没钱是吧?没钱就安心在里面呆着。意奴说完又往里撒了一把土。

  别埋了,我、我有钱。

  你刚才不是说没钱吗?

  刚才没有,现在有了啊。

  耍我是吧?

  谁耍你了,我是说真的。

  有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

  去死吧你。

  意奴又要往坑里扔土,男子慌忙阻止道:别扔别扔,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说吧,说不好姑奶奶今天就拿你祭奠我那些花草。

  真是恶毒!

  嗯?

  说正事说正事啊!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有钱了吗?因为你刚才扔第一把土的时候,我发现那里面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于是在你扔第二把的时候,我就仔细瞧了瞧,不错,是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

  那又怎样?

  傻瓜,你还不明白吗,这说明下面有金矿。男子说着用手往下指了指。

  金矿?

  对金矿,就是可以提炼金子的金矿。

  不会吧,你的意思是我在一座金矿上种花草?

  不信你自己瞧瞧。

  意奴将信将疑弯腰捧起一些泥土,缓缓洒落。

  是有一些闪光的东西耶!她不禁高兴得尖叫了起来。

  没骗你吧?我翩翩大侠是从来不骗人的。

  就算如此,可光凭你我之力也不能将金矿开采出来啊,况且还要经过提炼才能用哩。

  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你先拉我上来我再告诉你。

  懂得要挟人,看来你这偏偏大瞎不傻嘛!

  傻?笑话,我以前是玩哲学的知不知道?凡夫俗子!

  好吧好吧,哲学家大侠,等我一会。

  意奴回屋找来一根绳子扔进坑里,将雪山风影拉了上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蜀山上不是有很多牛鼻子老道吗,你让他们来一起开采不就得了。

  人家是修道之人,万一不愿做这事咋办哩?

  那你就只有慢慢挖了。

 

  意奴怀着忐忑的心,把和翩翩大侠在蜀山上发现金矿的事告知了当时的玄真教掌门人独孤求是,独孤掌门一听,顿时心花怒放一把握住意奴的手说道:意奴啊,很久以前我就想扩建一下这道观屋宇,可就是愁没有资金来源,你啊,可真是帮了我全真教的大忙了,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道长客气了!不过,意奴倒希望您能给我们些盘缠,好去云游四方。

  那是应该的,放心好了,到时候一定少不了你和翩翩大侠那份。

  那,就先谢过了。

 

  意奴回到唯心小筑,把与独孤求是的谈话告诉了雪山风影,两人自是高兴万分。

  啊,真好,就要成为有钱人了。意奴感叹道。

  意奴,有钱之后你想干嘛呢?

  我想去周游世界。你呢?

  我想把钱给许仙和白娘子送去。

  你认识许仙和白娘子?意奴惊讶得睁大了眼。

  唉,此事说来话长啊!翩翩大侠说着慢慢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本是天山老人门下的大弟子。五百年前,师傅应王母之邀去参加蟠桃大会,把看守天山雪莲的重任交给了我。

  天山雪莲,千年一开花,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师傅说,千万不能让雪莲落入旁人之手,否者会扰乱阴阳两界的秩序。师傅临行时,我拍着胸脯保证雪莲决不会离开天山半步。

  可谁知道,师傅刚一走,白素贞和小青就来了。

  雪莲被她们抢走了?

  不,是我送给了她们。

  啊?

  我被白素贞和许仙的人妖之恋打动了,再加上那个小青一口一个风哥哥的叫,于是我心一软就把雪莲送给她们了。

  《白蛇传》的故事我也听说过,据说白素贞那次去偷雪莲,都是法海搞的鬼,若不是他叫许仙给白娘子喝下雄黄酒,那白娘子也不会现出原形吓死许仙。

  是啊是啊。

  不过许仙也有错,不信任自己的爱人、听信别人挑唆,结果反害死了自己。

  是啊是啊。

  你给她们雪莲是对的,不过就是动机有点不太纯。

  啊?

  你当时除了同情,不是还受了人家小青甜美的诱惑么?

  风影有些不好意思笑了起来,说道:人非草木,焉能无情!

  那后来呢,你师父惩罚你了吗?

  师父罚我面壁三年,就在我快要刑满释放的时候,小青姑娘又来了,她说,白娘子被压在雷峰塔下、许仙被逼出家,她请求我和她一起去拯救他们。

  你答应了?

  当然,我是谁,大侠,美人求救,焉有不救之理?

  我看你是大傻!那浑水,岂是你能趟的?

  所以才弄成了今天这样嘛。

  你们是怎么做的呢?

  我盗了师傅的五轮马车,撞倒雷峰塔,然后救出了白娘子和许仙,把他们送入轮回道,提前投胎做了一对凡人夫妻。

  翩翩大侠,你这可是逆天行事啊!

  是啊,所以师傅一怒之下将我打回原形,嗯,也就是雪山上的一阵旋风,并命我日夜在山顶上盘旋,不得休息。

  那你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呢?

  我在雪山之巅听到小青姑娘的千里传音,她说她现在在观音门下修行走不开,让我设法去看看许仙和白娘子,于是,我又偷了师傅的五轮马车来到人间。

  你见到他们了吗?

  见到了。

  过得如何?

  唉,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我本想帮他们一把的,可因勉强聚集的身形在人间呆太久,变得越来越单薄,像现在这样。风影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又继续道:所以我打算先飞回雪山补充点能量再来,可谁知刚到蜀山就驾不住五轮马车了,这不摔在你门口了嘛。

  对了,你那马车不用马拉的吗?意奴好奇地问。

  那可不是一般的马车,那是师傅天山老人的独创:意念即是马。

  意念即是马?怪不得人说天马行空哩,原来出处在这里啊。对了,那意念的马如何驾驭?

  修行而来的功力啊。有了强大的功力,就能驾驭意念,天上地下,来去自如。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唉,还能咋办,雪山是回不去了,只希望道士们赶紧挖点金矿出来,我好在身形未散尽之前给白娘子和许仙送点去。

  你可真是执迷不悟啊!

  啊?

  啊什么啊?命运之事,岂容你随意篡改。

  我那不是好心让他们结合嘛,谁知他们竟然过成这样,整天为些柴米油盐的事争吵,还有啊,那个许仙还好赌,经常一赌输就拿白娘子出气,唉,真是气死我了!

  所以你打算赠他们一大笔用不完的钱。

  是啊,这样他们就不会为钱的事争吵了。

  可你能保证许仙不会将这些钱全部输光,又或者因为有了钱就去找小三?

  唉,现在的许仙,已经不是以前的许仙了,所以我不敢保证。

  问题的症结就出在这里,许仙也不是当初的许仙,白娘子也不是曾经的白娘子,生活在一起又如何?你试图化解一场悲剧,可结果呢,却弄出了另一场的悲剧。

  那你说现在咋办?

  依我之见,还是赶紧把他们送回前世,让一切该怎样发展就怎样发展。

  可如何才能将他们送回去呢?

  我有办法。一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

  意奴和风影抬眼望去,只见一青衣女子亭亭玉立,不知何时竟站在了门口。

  风影起身惊问:小青,你怎么来了?

  菩萨知道了姐姐和许仙的事情,特命我前来将他们带回前世,完成宿命中的劫。

  小青,那你也认为我们当初错了吗?你也认为事情该向意奴说的那样,一切照原故事进行?

  结果不是已经证明了么,我们硬是把姐姐从雷峰塔里拉了出来、硬是把许仙从金山寺里抢走、硬是让他们投胎去做了一对平凡夫妻,可结果呢,他们过得并不幸福。这,也许就是我们大家逆天而行的罪过吧?

  意奴也起身说道:是啊,一切皆有定数,悲也好喜也好,该来的自然会来,该去的自然会去,天命难违,本应顺应才是。

  意奴,我曾听菩萨说过,你原是佛祖藏经阁里的点灯童子,只因打翻灯毁了经才被打下凡间受劫.......

 意奴打断小青的话道:小青姑娘,快别说这些了,咱还是赶紧把白素贞和许仙带回前世,好送风影大侠回雪山,他快坚持不住了。

  嗯,把马车留在坑里,黄金缓挖,咱们启程吧!风影说。

 

  市井红尘,意奴三人找到了正在光着臂膀赌博的许仙、蓬头做饭的白娘子,小青拿出观音的宝瓶把两人装了进去,施咒转动瓶子,于是,两人在时光里慢慢倒退着回到了雷峰塔和金山寺。

 此时,一阵飓风突起,翩翩大侠不知所踪。

 意奴急了,忙一把抓住小青问:风影、风影他不见了,会不会被飓风卷走了?

 傻瓜,他自己就是风,又怎么可能被风卷走呢?放心好了,待我用宝瓶把他的元神收回来就好。小青说着掏出宝瓶,把飓风全部吸了进去,然后和意奴一起把他送到了天山山顶。

 天山之上,雪峰之巅,狂风突起,侠影翩翩......

 意奴,你想去哪里,我驾云送你去吧?

 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去哪里,还是让我一步一步走下去吧,走到哪里算哪里。

 这也好,顺其自然,心无挂碍,人间处处是美景。

 小青驾云而去,意奴则在寒风里一步一步走下凡尘。

 

           注 :为友雪山风影而作(原本打算把风影弄进战国做墨家弟子的,但故事编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究其原因,皆因墨老先生太正经,不喜胡编乱造,所以呢,意奴只有另辟蹊径了。。。

                                                                                                                         ——2013、3、29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