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碎心王后之八 万劫不复  

2013-03-19 23:01:02|  分类: 碎心王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心王后之八 万劫不复 - 意奴 - 唯心小筑
 

 一夜急驰,天明时黑色战马倒在了西阴宫殿门口。

莫非看到了那块被踢翻的牌子、看到了萧郁脱下的鞋,他忙用内力将不死之心逼到喉咙,然后吐出捧在手里。

他看到,那颗透明的心被一根发丝缠绕着,发丝和心此刻已经融合生成在了一起,成为一圈无法去除的黑色印记。他总算明白了,何以泪河之战后一直对她有种说不清道不明地挂念,原来,皆是因为这颗心被她的发缚住了。

心的光芒投射到墙上,墙壁轰然倒塌,有白色烟雾弥漫开来。莫非知道,那些尘封的过往正在慢慢消散、消散,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记住它们多久,一天或是一年。

他迈步走入白雾,脚下一空......

 

萧郁正去往万劫不复的途中,她紧闭双眼、万念俱灰,任凭自己一直往下掉、往下掉。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抱住了她。

萧郁,我来了!

莫非的声音,是幻觉吧?她轻问自己,也不睁开眼就把头往后靠去。

这是生命的最后时刻,去它的仇!去它的恨!去它的尘缘过往!此刻,我就要万劫不复了;此刻,我只想做喜欢的事情,忠于内心渴望;此刻,我爱这个男人!

她转身,双手起举环过那幻觉的脖子,仰起头吻住了他。

他愣了一下,也不拒绝,只是任由她吻着迅速滑向万劫不复。

白雾渐淡,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排灰色石阶隐约显现出来,像悬浮于半空的梯子。

他推了推她,她却将他抱得更紧。

他有些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才腾出嘴说道:再吻下去,就真要到万劫不复之地了。

多真实幻觉啊!她呢喃着又把脸贴近他的脸。

萧郁,他对着她的耳朵大叫了一声。

她猛然睁开眼,于是看到了他眼中的笑意,笑意弥漫,像在尘封之墙里和紫熏嬉戏时的样子。

你、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假的都是我!

她试着推开他。

别动,这可是在半空。他声音轻柔,说着又将她抱紧了一些。

她低头看了看,总算彻底清醒过来,于是发出一声尖叫。

冷静点!他说着拔出腰间佩剑使劲插入台阶石缝。 现在,我帮你解开发结,你用它缠住刀柄。

只一个瞬间,她又变回了灵力十足的奇异女子,长发飘散着,像一道从天而降的黑色帷幔。

发丝缠住刀柄,他们被悬掉于半空左右摇晃。

接下来该怎么办?她问。

我自有办法。说着他使劲一推,把萧郁重重摔在左下方的石阶上,而他自己则加速坠落,坠落、愉悦。

万劫不复之地还没有到达,但莫非知道自己经万劫不复了。这愉悦的死亡之旅。

一缕黑发从天而降缚住他的腰,将他拽上石阶、拽到她面前。第一次,他看到她流泪的眼。

不死之心心隐隐作痛,他知道,这是它传来的警告讯息。

他说: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扯平了。

她笑了,长发轻轻飞扬。

这地方好熟悉,好像来过。她说。

这是地牢下面。

地牢,那个关押犯人的地牢?

是。上次来带萧玉走,你不是问这些台阶通往哪里吗,现在我告诉你:它通往地狱最底层。

啊?她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

这就是那些犯人不用上锁也不用看守原因。唯一的出路是向上走,然后到达点将台下的小铁门,可那里他们根本不可能出去,出去了也还在我的手心里。

要是他们不知情往下走了呢?

那就是地狱底的活死人,生不能、死不得,反反复复遭受刀山火海的折磨,永不超生。

这就叫万劫不复吧?

是的。

那他们为什么不死呢?死了之后,就可以享受轮回,做人也好、做畜生也罢,总之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他们死不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西阴的统治者,只要我不死,阎王就不敢来西阴收魂,所以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和我一样长生,除非他们的身体遭严重破坏,就像战场上被撕裂的士兵。

那些被撕裂死去的士兵会怎样?

肉身已毁,灵魂无处安置,也只能是消亡了。

真是残忍,难道你就不能放了所有人,让大家尘归尘、土归土吗?

除非我死!

萧郁的心一下被拧住了。久久后她又问道:你刚才说我们现在身处地牢下面,可我明明是在宫殿第三层的尘封之墙里,怎么就掉到地牢下面了呢?

天堂之下、地狱之上,便是人间,人间的每一样事物都在天堂与地狱间悬浮,西阴、地牢、宫殿、我,当然还有其他人和事,天堂是幻觉、地狱是幻觉、人间同样也是幻觉。人间所谓的现实其实只是幻觉里不清醒的人的一种认知状态,他们不知道所谓的现实本身只是一场规模宏大的幻觉,每个人都活在幻觉中,而后又制造仅属于自身或是某个团体的小幻觉。

这跟我们在地牢下面有什么关系么?

西阴是天地制造的幻觉,而尘封之墙是我在这幻觉中用心念制造的另一场小幻觉。

 你的小幻觉通往地狱?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念即是门,是天堂之门也是地狱之门。而我的念,是地狱之门。 你在我的心念里,当然只能通往地狱。

萧郁似懂非懂看着莫非,心中不由生出些许敬意。 

你好深奥!

等你活到我这么老的时候,一样无可避免会变得深奥。

可你看起来并不老。

他笑了,说:你总是容易被一些表象事物所迷惑,知道吗,我都一千两百岁了。

看到他笑,她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说道:要是你也像我这么年轻,同样容易被一些表象事物所迷惑。

他突地阴沉,说道:时间不早了,走吧。

点将台下,永远早已将小铁门打开,并等候在了那里。

几日后,出战血狼的大军凯旋归来,和以往一样,血狼没有为他们留下一个活口,这意味着:一百年后,又是一场大战。

这次死里逃生后,萧郁似乎变了个人。她不再仇恨,不再冰冷,长发总是飞扬轻舞。

可是某天,她突然又变得忧郁,并常常立在窗口望着东阳隐隐约约的亭台楼阁,暗自垂泪。

怎么了?他假装不经意的问。

我想念东阳,想念那遍地阳光。她毫不隐瞒。

回去吧,从解开你发结的那一刻开始,你就自由了。

真的吗?你是说我可以回国了吗?

他微微有些不悦。当然,君无戏言。他说。

她察觉到他的变化,于是说:我会回来的,或者你跟我一起去。

你们东阳人可不喜欢看到我,去吧,不用再回来了。他说完转身离去。

萧郁走了。

她走的那天,他的心痛得厉害,捂着胸口,他感觉呼吸困难。而后这心痛病便常常犯,且一次比一次厉害、一次比一次持久。

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不远。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