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碎心王后之六 尘封之墙  

2013-03-15 17:23:08|  分类: 碎心王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心王后之六 尘封之墙 - 意奴 - 唯心小筑
 

一切交代妥当后,萧郁来到了三楼楼梯口。这里没有守卫,只在旁边竖着一块“擅入者死”的牌子。她走过去,一脚将牌子踢翻在地后踩着那四个字上了楼。

一面古旧墙壁封死了去路。难道这就是尘封之墙么?她寻思着脱下鞋子,面对墙壁站立,然后按照巫师说的一心一意想着莫非。

晕眩。她闭了一下眼,再次睁开时却发现置身于蓝天白云之下。

阳光明媚,百花盛开,莫非和一紫衣女子正在河水里嬉戏玩耍。女子骨肉均匀,肤若凝脂,仿若神笔在天地间一挥而就的美人画卷。此画只应天上有。

因为她,阳光更加明媚、风更加柔和、水更加清亮,因为她,莫非的笑容比阳光更明媚,眼神比风更柔和,眸子比水更清亮。因为她,尘寰一片大美!

萧郁心想,原来他也可以是温柔的、原来他也可以有笑意的,原来、原来只是他的温柔和笑意全都敬献给了眼前这个女子。她,一定就是他梦中呼唤的紫熏吧?

萧郁不想再看,背转身,于是看到了一场血的厮杀,惊心动魄。

一群狼头人身的红毛狼人将莫非团团围住,其中一只狼人,高丈二左右,毛色鲜红,正张着血盆大口偷偷靠近与另一只狼人厮杀的莫非。眼看,偷袭就要得逞。

万分危急之际,只见莫非手中长剑突然划出一道完美弧形,先割断前面狼人的脖子,随即划开身后偷袭者的肚皮,快、准、狠。

一只狼头滚落在地,另一只狼人则呆立原地,缓慢低头看着自己破开的肚皮,花花绿绿的肠子、哗啦泻了一地。

莫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是萧郁所熟悉的残忍和冷漠。

她不忍再看,侧过身,另一幅令她吃惊的画面展现开来:繁花丛中,先前看到的紫衣女子和一白衣男子正在花间热吻。白衣男子迷醉的眼神扫向哪里皆是情,世间女子最是经不起那一眼的注视,为之神魂颠倒、无可厚非。

她突然想起这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是他。

她记起来了,有一年,父王带她和萧玉去庙堂拜祭,在那里,她拜过这白衣男子的画像。

那时年仅十岁的萧玉还感叹说:咱这位老祖宗长得可真英俊啊!

东阳王说:他叫萧亦然,是咱东阳的开国祖师。

据说天地初成之际,狼烟四起,血狼荼毒,你们这位老祖宗带领着他的两个结拜兄弟,驱逐狼族,诛杀当时的狼人王统领赤血,建立东阳国。只可惜,后来这位老祖宗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

萧郁拨开盖住脸的长发,好奇地问:什么大错啊,父王?

说来话长,你们就别问了,总之有一点千万要记住,作为东阳人、尤其是作为萧家子孙,切忌不要靠近泪河!

为什么啊?姐弟俩同时问。

东阳王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祖上就是这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遵守就是了。

 

萧郁有些明白了,这白衣男子就是自己的祖先萧亦然,他爱上了紫熏、爱上了自己结拜兄弟的妻子。父王说他犯了个大错,会是指这件事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浴血厮杀的莫非,油然对他生出了一丝怜悯。

你们不可以这!她对着两人大喊。

可他们依然忘我地亲热着。

难道他们看不到我、听不到我的声音么?她不禁头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一切透明,什么也没有。她试着动了动身,于是满园的花朵也跟着动了起来;她往左,那些花就往左;往右,那些花就往右;她停下,花朵也跟着停下。哦,她总算明白了,原来自己此时只是一缕停留花间的风、只是一个带着感情的观望者。

就在这思索的片刻,眼前的景象又变了:

莫非征战回来,一路兴致勃勃叫着紫熏的名字跑向依水阁。

永远说:她跟一个男人走了,只让把这封信交给您。

他打开信,只见上面简短地写着:

请原谅,我爱上了王,我必须忠于内心去跟他在一起;请原谅,我不是你命中的爱人,你也不是我的。

 

东阳王宫里,萧亦然在等待着莫非的到来,虽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一见到莫非怒冲冲的样子他还是感到了些许的不安和恐惧。

兄弟、兄弟,你听我说!

谁是你兄弟?

兄弟啊,我和紫熏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

成全,我成全你的还少吗?一起打的天下,你做王我做臣;你在王宫享受太平,我常年在外血雨腥风;你有后宫三千佳丽,而我只有紫熏.......,你居然还叫我成全你,你好意思开这个口吗?

面对莫非的指责,身为一国之君的萧亦然觉得很是没面子,他有些生气道:我说了,我和紫熏是真心相爱的。

好一个真心相爱!因为真心相爱,你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吗?

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知道,爱情这种东西说来就来,谁说得准!莫,好兄弟,别为了这点小事坏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好不好,为兄答应你,将来一定寻遍天下,为你找一个比紫熏好一千倍的美女嫁给你好不好?

莫非斜着眼,一脸鄙夷地说道:只怕除了你萧亦然的女儿、孙女、孙孙女......,天下所有女人都会被你揽入帐中真心相爱吧。

大胆莫非,你是不想活了?萧亦然龙颜大怒,起身指着莫非。

我是不想活了!莫非说着拔剑刺向萧亦然。

他忘记了,他曾打败过他。

以前江湖闯荡的时候,萧亦然号称天下第一,莫非不服就去挑战,结果输了,于是两人惺惺相惜结为兄弟。当时一起拜的还有巫师尹上云,尹上云不会武功,但占卜术天下一绝。

这次结拜萧亦然排行老大,莫非排行老二,尹上云排老三。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此刻,莫非只想杀了萧亦然,管他是大哥、是王、还是曾经打败过自己的高手。

当莫非的剑快抵达萧亦然胸膛时,只见白影一闪,萧亦然瞬间站到了莫非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白扇。

萧郁暗叫一声不好,心想接下来莫非必定会顺手划出一道弧形向后反割,像杀死偷袭的血狼一样。

但萧亦然不是血狼,他的折扇要比血狼快出千百倍。

莫非知道自己的绝招杀不了萧亦然,但他还是出了,这是一个不给自己留退路的打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千钧一发之际,萧亦然腾的收扇后闪,他并不想杀莫非,否则他可以在他的剑抵达之前用折扇刺穿他的身体。他腰间的衣服被划破,只差那么一点点、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被莫非开膛破肚。

莫非并不感念萧亦然的手下留情,他再次迫进,剑身直指,不给对手丝毫喘息。

紫熏突然出现,挡在了萧亦然的面前。

莫,要杀他,就把剑从我身体里刺过去吧。

莫非一下停住了,握剑的手颤抖着,面对这个彻底抛弃自己的女人,他无力站稳,摇晃着一步一步走出东阳大殿。

 

泪河中,挥剑砍水,仰天狂笑。当所有的力量挥霍一空时,莫非缓缓倒下,一任泪河水没过胸膛。

萧郁流泪了,她不再恨他,不只不恨,她还想化身成人去抚慰他、给予他一丝生的希望。

不要、莫,这个世界不只有紫熏一个女人、不只有她!

莫非听不到她声音,只在倒下一刻被风吹干了泪脸。

他闭着眼睛往下沉、往下沉,以决绝的姿势,迎接死神的到来。

久久以后,当他发现自己在水底还能呼吸,就缓缓睁开眼。于是,他看到了一颗晶莹的水珠在眼前浮动,闪烁着璀璨光芒。

他伸出手,水珠便轻轻跳动着来到他的掌心。

伤心人,我已经等了你好久。它说。

莫非翻身坐起,紧盯着这颗奇怪的小水珠,问:你会说话?

是的。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女娲娘娘一颗孤独的泪滴,在这泪河之中已经呆了很久很久。

孤独的泪,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想干什么?来吧,吞下我,吞下我你就拥有了强大力量和不死之心、你将与日月同寿与天地同存、你就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当然,不死本身也是一种死,从今以后,你不能再有爱情、也不会再有子孙。

子孙、爱情,对我来说它们已经死了!此时此刻,我只想要拥有一股摧毁东阳的力量。

你可想好了,这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某日你的爱情复苏,那么我将碎掉,你也将灰飞烟灭。

毫不犹豫的,莫非将那颗孤独的泪送进嘴里。瞬间,一股巨大能量冲击他的身体,他从水底弹出,双眼通红。

 

东阳王宫里,尹上云把一只手放在刻着古老文字的龟壳上,微闭双眼。

萧郁看到,他就是她在依水阁里梦到的白袍巫师,只不过比梦里的年轻许多。

不好!尹上云突然大叫道。

怎么了,三弟?萧亦然忙问。

莫非得到了女娲娘娘遗落人间的泪滴,现在,那颗泪已经化为了他的不死之心。他将不死,并且力量无穷。

那会怎样?

他的心充满了仇恨,他会颠覆整个东阳。

那该如何是好?

在劫难逃啊!

就算用我的性命,也不能化解他的仇恨吗?

不能。但是大哥,我可以用你和你誓死保卫东阳的意志、信念造一道通天屏障,将他堵在泪河以西。还有,我必须将紫熏封入寒冰急冻起来,让她不生不死。

上云,非得要这样吗,让紫熏受千年冰封之苦?

是的大哥,必须这样,因为千年后你将有一个神奇的后人来收拾残局,到时候她必须借助于紫熏的力量。

可是,我的紫熏,我并不想让她卷入这场战争。

这时紫熏走了出来,说道:然,别说战争是因我而起,就算不是,为你,刀山火海我也甘之如饴。

紫熏,没想到把你带来不但没能给你幸福,反而害苦了你。萧亦然走向紫熏,无限怜爱和歉疚。

不要这样说,要不是因为我,莫非就不会造反,东阳就不会陷入灾难,我......

紫熏,本王从不后悔爱上你,就算因此铸成大错。

然,我也是,哪怕天降惩处我也不决后悔爱上你!

尹上云上前打断了他们道:我的王,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莫非已在西阴称王,还扬言要在明日起兵,踏平东阳。

唉,当初本王念他功高赐了整个西阴的土地给他,还任由他招兵买马无限壮大,没想到......

王,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当务之急,我们得赶在天亮之前做完该做的事。尹上云说。

那好,走吧。

等等!紫熏跑过去抱住萧亦然,久久不愿松手。

好了,紫熏,我会在天上等你,一千年后,咱云端上见吧。

要是我不能上天呢?那岂不是永无再见之日?

放心好了,你这么美,阎王不敢要你的!萧亦然说着又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月下泪河,萧亦然缓缓走入河心。

在尹上云的咒语里,泪河像是烧沸了的开水不断翻滚着,白色雾气弥漫、汇集,形成一堵垂直的墙壁,慢慢透明,消失于清晨的光辉里。

莫非来了,带着他的军队,气势磅礴。

尹上云站在河的这边,看着莫非带来人纷纷撞上通天屏障,然后化为血水。

莫非愤怒了,他指着对面的尹上云说道:尹上云,你又在搞什么鬼?

尹上云道:二哥,你冲不破大哥誓死保卫东阳的意志和信念,别做无谓牺牲了,回去吧。

装神弄鬼的伎俩,骗小孩子去吧!莫非说着抽出宝剑冲向那堵无形的墙。

碰的一声巨响,莫非向后弹出百米,脚跟将河面划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沟壑。他觉得自己此时五脏翻腾、六腑动乱、浑身发软,他知道,若不是那颗不死之心护体,恐怕自己早已跟其他人一样化为浓血了。

二哥,人的意志与信念是无法战胜的,就算你拥有了不死之心也一样。

我倒想看看他的意志与信念够支撑多久?莫非说完,转身带着人马离去。

 

通天屏障有弱点么,当然,它最大的弱点是东阳人、尤其是萧亦然的子孙不能靠近,否则灵力即刻消亡。

尹上云知道这点,但为了不让消息泄露,他隐瞒了它,只在离去之前嘱咐新一任东阳王:无论如何不能让东阳人靠近泪河、尤其不能让萧氏子孙靠近;无论如何,要把这铁的戒律世代相传。

 

莫非,这个被划伤的男人,如果尘封之墙的大门开启后,一切的爱怨情仇恨消失,他将靠什么支撑内心世界、继续存活?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