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五、晓风残月  

2013-01-09 15:48:24|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行之五、晓风残月 - 意奴 - 唯心小筑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雨霖铃》

   她迷恋柳七,一如迷恋他词的婉约风格。这个放浪不羁的男子,整日流连舞榭歌台、醉酒言欢,动情却不守情,他的爱,无人得以独享。

    他说,为了忠于心中的渴望,他必须离开。漂泊,是一种宿命,无所谓好与不好,只有喜不喜欢。她长亭相送,依依难舍。他亦含泪执手,为她创下这千古绝唱,而后醉解兰州,飘然远去。

柳七走后,意奴满腔惆怅,一心阴霾,整天浑浑噩噩,暗想当初:

陌上香熏花屑坠。

不计飘零,只许风云会。

出浴池塘鸥对对,夕阳韵染黄昏媚。

玉腕推杯心已醉。

小醉怡情,斜倚檀郎背。

漏尽更深星影魅,离别乍引愁滋味。

               ——《蝶恋花》意奴

就在这时候,一个风一样的男子横空出世,怀抱吉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扫北宋天空的阴霾。他说,他叫风残月。

他弹着他的吉他,唱道:

不要怜惜最后的一块草皮

我是长老!我命令!啃掉一切!

只有数量才是繁盛的最伟大证明

这样想着的时候

奔跑的欲望突然冲出躯体

宿命降落在海边的悬崖上

静侯壮烈的到来

 

萨斯大爷家的篱笆下

牧羊犬在吼叫

萨斯大爷在摇头

——一群无可救药的疯旅鼠

一代一代做着天杀的蠢事!

白费了多少地窖中的番薯和麦粒啊

 

摄像机的镜头在企图解读

一种叫人的生物很努力地观察

作为旅鼠的长老我没工夫解释辩论

我只是被支配着,被支配着

于是,跳下去吧

有个声音说——跳下去就有答案

还有反过来观察人类的权力

 

叫做母亲的海,旅鼠们来了

在你的怀抱中没有温暖的记忆

可毁灭散发着心旷神怡的芳香

是被驱逐还是被引诱?

淹没的瞬间

长老的灵智在最后一刻开启

毁灭是为了锻造延续?

嗨,原来就这么的简单!

                ——《旅鼠》风残月

她喜欢他的名字,喜欢他的吉他,喜欢他的《旅鼠》。

他说,我喜欢音乐、喜欢摇滚、喜欢披头士、喜欢崔健。

她说,我也喜欢音乐,但我不喜欢吵闹的摇滚。披头士是什么东西?崔健这名一听就知道是个男人,他长得帅吗?

他喷血长叹:啊,你这音乐界的白痴!

她说,我不是音乐界的白痴,说着双手当空一划,一架古筝立刻呈现。她长袖轻撩,《高山流水》的天籁之音缓缓从指尖流淌开来。

他说,是不错,不过你该尝尝这样的风格。于是,他弹起吉他,一连唱了三首曲子: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

            ——《一无所有》

太可惜 也太可气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春天里的花朵 
长在了秋天里
为甚么没有人告诉你 
这个迷失的季节

你说你其实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愿意

你说你愿意 这迷失的季节里
你说你愿意 你说你其实不在乎
你还说你愿意

、、、、、、、

                   ——《迷失的季节》

春天年年到人间 到人间
漫山遍野百花争艳 百花争艳
我们失去祖国 没有春天
鲜花何时开在心间 开在心间
漫山遍野百花争艳 百花争艳
我们只有无限悲痛 充满胸间
怀里抱着束束鲜花 束束鲜花
心中泪水浸着辛酸 浸着辛酸

、、、、、、

                   ——《卖花姑娘》

那粗犷的美、豪放的情,就仿若燃烧的火焰、奔腾的激流,还有那深深不如愿的热爱。她激越了、流泪了!静了静,再度挥手奏出一曲《平湖秋月》,然后,四目相接、心海相连。

这个夜晚,她告诉他关于沙漠狂想,她说,如果可以选择死亡圣地,我希望沙漠是最终的故乡。她说,我常想着某天能够进入它,匍匐于那蓝天烈日之下,亲吻滚烫的沙烁,而那一刻,必将是我离神性最近的。

他说,湄子、、、、、、

他叫她湄子,而不是意奴。

他说,我在故乡的时候,常在夜里抱着吉他到坟地里去唱歌。湄子,你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么?天地无言,群鬼出棺,他们围着我,感受着我内心的悸动、惶惑和不安,和我一起发狂、怒吼、长啸,然后在天明之前又和我一起归于沉寂。

世人都说我疯了,父母砸坏我的吉他,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疗养。我疯了吗?不,我一直活得比世人清醒。而清醒,是需要我付出疯狂的代价。

她说:我能体会你的疯狂,我也曾为着心中的一个理想而疯狂。我曾试着做一个画师,试着把心中五彩斑斓的理想描绘在画布上。在绘画中,我找到了自我也失去了自我。你知道吗,有种境界叫走火入魔?我走火入魔的时候,邋里邋遢,乱发冲天,外表像个乞丐,内心却像个国王。

这样的我,世人甚是厌恶,他们决定拯救我或者驱逐我。

湄子,你被拯救了吗?

是,同时也被谋杀了。

你呢,诗歌和音乐还是你生命的主宰吗?

不,从精神病院出来,我就清醒或者是“被糊涂”了,现在,我是战士。

诗歌、音乐、还有湄子,都只是一场幻觉,一场无比绚烂的梦!瞧,天就要亮了,当钟声响起的时候,我就会从梦中醒来,投身到生活的战斗中去。

再见了湄子!再见了音乐和诗歌!再见了我的梦!

当——当——当!

当天边破晓的时候、当楼角的钟声第三遍响起,这个像风一样的男子,转瞬消失于晨曦之中。

 情付吉他指下声,轻歌一曲意微醺

 朱帏暗影随风动,司马佻琴怎静心!

 双宿燕,暖相温,山盟道尽已三更;

 春宵倘使成绝夜,愿化飞蛾好殉身!

                   ——《于中好》意奴

唉,尘缘一梦,殉身无门。离别,从相聚时就已注定。

                 此篇小借柳七《雨霖铃》,捻心、念月

江湖行之五、晓风残月 - 意奴 - 唯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