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江湖行之十一、孤帆远影  

2013-01-17 00:08:04|  分类: 意孤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行之十一、孤帆远影 - 意奴 - 唯心小筑

 

  

公元1399年四月,意奴还魂后初返红尘,降落北平郊区一农户门口。

两间木板建的小屋,面朝碧波湖,周遭绿树环绕,庭前野花织锦 

意奴不禁心生感叹:好一派人间春色啊!

低矮的竹篱内,一男子正躬身耕耘,嫩绿的玉米苗喷发着植物特有的清香

草舍容身,梦醒芳晨。

倚窗望,草翠初匀。

青鸾报晓,桃李添新。

理一园青、一园绿、一园春。

半生风雨,满袖清尘。

归休也,将学耕耘。

流光暗换,春梦无痕。

做个闲人,扫庭叶,续炊薪。

                         ——帆影

男子边挥动锄头,边声吟唱意奴走近小园,缓缓推门而入。

男子回过头,愣愣盯着她,半晌后问:你是谁?

过客而已,路过宝地,前来讨口水喝。

荒郊野地,破屋两间,如何当得起“宝地”二字?水缸就在那边,姑娘若是不嫌我这缸水淡然无味,只管饮用就是了。说着指了指屋檐下一只破了口的大缸。

先生,真水无香,淡泊明志,这都是宝

姑娘好会说话,屋里请吧!

意奴跟着男子走进屋,只见里面甚是简陋贫寒,一床一几、几张破凳。而那陈旧的茶几上却放着一架十分精美的古琴,整个房间,皆因这古琴的存在而显得极不寻常。

甚是惊奇,走过去,伸出手轻轻抚弄起来。

先生还会弹琴?

唉,荒地寂寥,闲来抚之。

先生可否弹奏一曲?

这有何难?

男子说着走到几边坐下,长袖轻抖,十指挥毫,一曲高山流水的美妙之声便将整个屋子充盈起来。

意奴闭上眼,身心沉,仿佛置身高山,感清风吹拂、感鸟儿鸣叫、感溪水流淌。溪水静流淌不悲不喜跌落悬崖,泛起洁白的水花、、、、、、

啊,世间,原来一切皆是如此的善美!

  就在这时,琴声哗然而变,一曲凤求凰的缠绵悱恻破空而来: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意奴听得面红耳赤,转身走。

姑娘莫走琴声嘎然而止男子起身说道:我知姑娘并非凡人,既来到这里,想必你我之间定有着一线缘姑娘可否就此停留,任缘起缘灭

意奴沉吟。

姑娘是嫌我这简陋贫寒吗?

不是,是我的心,还没有做好停留的准备。

姑娘放心好了,我帆影决不强人所难,你就暂且留下歇息吧,改日若是想走,随时可以离开。

意奴刚刚还魂,身体虚弱,她确实需要好好歇歇,调养一下。于是默然应允。

这个叫帆影的男子把另一间屋收拾出来,装上锁,钥匙给她。平日里不打扰,任她在里面一整天又一整天地睡眠把食物放在窗台上,然后静静开。

大约过了两月,意奴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渐渐的,她开始出来和他说话、打理园子、聊天、听他弹琴。

他是一个沉默的男子,从不多言,只喜欢在侍弄园子的时候,时不时回头对坐在屋檐下发呆的她命令道:阿奴,把篮子递给我、把镰刀拿来、给我端碗水、、、、、、

每当这时候,她总是仿若从沉睡中醒来,笑笑,然后不厌其烦地服从

她越来越喜欢小园的风景、泥土的气息、植物的碧绿、花草的芬芳喜欢男子沉默的微笑和心事重重的背影喜欢他的琴声、他的诗词:

水菜春心一寸青,一花生意百芳馨。

帐中犹舞佳人剑,垓下楚歌归杳冥。

                  《菜园怀古》帆影

醒对朝云列太清。

曙色交横,鸟隔窗鸣。

新红旧绿倚空明,红也关情,绿也关情。

缕缕春心若梦行。

山也春程,水也春程。

岚光花影簇闲庭,造化分明,惯看阴晴。

                       《一剪梅、惯看阴晴》帆影

她发现,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宁静的生活,习惯了依赖这个沉默寡言、抚琴弄诗的男子。她决定,此生在此停留,再不离开。

六月。

近来她发现夜里有人来找他,都是些穿着官服的人。每次,他们都闭门而谈,窃窃私语,她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但那些人总是夜里来天明去,神秘兮兮

她问,他就说是以前官场上朋友,遇到一些麻烦,来征求他的意见。

她说:你既然已退出官场,就不再过问那些官家事情。她说,我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不想再涉入任何风波。

他说:傻瓜,放心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决不会离开你,也绝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找他人越来越频繁,有文武将有末路豪侠,她开始感到恐慌。你究竟是谁,究竟想要干什么?她不止一次地问。而他,总是不止一次地抚过她的头,说不怕,没事的,没事的!

他说没事的时候,她明显感到他掌心传来的颤抖

七月。

这是一个阳光暖暖的下午。她说想出去走走。他说有首诗正待完成,不能陪她,让她别走太远。

她在屋后的树林子里闲逛,天色渐暗时,看到一队人马进了他们的园子。

终于还是出事了!她跑回去,在门口被两个士兵拦了下来。

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燕王有要事商量,谁都不能进去。

燕王?谁是燕王?

里面住的就是燕王,你不知道吗?

燕王朱棣?她一下懵住了,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是朱棣?这个和她生活了三个月的男子,怎么可能就是大明朝杀侄篡位的朱棣。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进来!

是。两个士兵应答,哐啷一下收回挡住她剑。

帆影就站在她面前。她缓缓走近他,眼泪无声滑落: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我没有骗你,孤帆远影是我的理想,但,他不是我的真实。

你让我见到了你的理想,却不让我见到你的真实!你这个大骗子!

我没有骗你,阿奴,我对你的感情千真万确,我是真的想要好好跟你共度一生!

那你就不要去做那件事,我们一起孤帆远影,自由翱翔!

阿奴你不懂,纵使我有心卸甲,现在的皇帝也绝不允许我归隐田园。他无能,所以对我们这些叔叔伯伯充满恐惧,一登基就大搞削藩,意图集权独揽。他也不想想,没有我们,大明江山凭他朱允炆能守得住吗?

现在,我那些哥哥弟弟们是死的死疯的疯,周、湘、齐、代、岷五个藩王也然无存,而湘王,虽成了庶民最终还是被逼自焚。无情最是帝王家,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只能去承担起你死我亡!阿奴,你能明白的对吗?

我不明白、不明白!我只知道你权欲膨胀、只知道你想杀了自己的侄儿、只知道你想做皇帝想要三宫六院,只知道你是个大骗子!

阿奴,你听我说、、、、、、

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走上前来,打断他的话说道:燕王,咱还是赶紧走吧,大事要紧,这女人一犯浑啊,您是没法跟她们讲道理的。

谁犯浑了?意奴盯着眼前插话的人,两只眼睛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我、我,嘿嘿,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算了张玉,咱们走吧,朱棣说着翻身上马,驾的一声,跃马扬尘。

阿奴,等着我,三年之后,我必回来接你!

    这是公元13997月,帆影,不、是朱棣发动了靖难之役。

14027月,他攻下都城南京。一攻下皇城后,他不负当初誓言,放下手边大小事务,快马加鞭回到了北平郊外的小木屋。

可是,这里已经满园荒芜、人去楼空,在那张曾几度携手而弹的古琴下,一纸书信不知被压了多久。

他走过去,拿起抖去灰尘打开,几行褪色的字迹依稀可辨:

帆影,我知道你会赢、会当上皇帝,我唯一的心愿是你能体恤黎民、减少杀戮。我走了,不要找我,要自为之!

                            意奴

意奴、意奴、意奴!这位永乐大帝跑到门外大叫三声,然后盛怒之下一脚踹倒了陈旧腐朽的小木屋。

                 为友“帆影”作   

注(本篇除人物外,全部虚构,如有雷同,实属抄袭,哈哈哈哈!其实,本想为帆影找位女主角的,无奈我们没有共同熟识的好友,所以,哈哈,只能亲自上阵了、、、、、、)

   江湖行之十一、孤帆远影 - 意奴 - 唯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