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受困  

2011-05-16 00:23:08|  分类: 神女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困 - 意奴 - 唯心小筑

人的一生到底要经历多少疼痛才能结束?我无数次这样问。

你说:生命本真即爱、欲、情、仇,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并承受它所带来的痛楚与欢愉。

我默然不语。

你说:我们总会在一起!等到哪天不再忙得像个旋转的陀螺,那时候,我们就能做一世让人羡慕的恩爱夫妻。

 

梦中与你置身山顶,清风徐徐,我看到我们的故事,驾着月光随风而去。

是谁的手,将我的躯壳连同魂魄一起推下山崖?

怀抱着你的头颅,像母亲呵护婴儿似的用身体隔绝外界的一切伤害。

世界一片荒芜。一个眼睛似的小湖,突兀地存活于乱石丛中,水波墨绿得深沉。

双腿残疾的女子,面容姣好,正拄着拐杖一跛一跛地朝我走来。

她问:从上面摔下来的?

我说是,并告诉她我急切需要救援。

没有人会来救你,她说,要想出去,得靠自己。

可以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心灵的繇隙,被遗忘的荒原。一片存活于繁华与喧嚣间的虚无。

它是谁的虚无?我的、你的、还是他的?

它是我们共同的。

你是谁?

我是你。

那我又是谁?

你不过是只受困的幽灵,如此而已。

瘸腿女人说完,拖着残缺的身体又往前走去。我不知她将去向哪里?能去向哪里?但她那坚定的背影令人钦佩和感动。

有些口渴,于是强忍着疼痛爬向墨绿的小湖,只见湖心里晃动着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女子:血肉模糊,眼睛像是琢刻在脸上的两个黑洞、空空如也。而眼球,则被她捧在手心里嘲笑、、、、、、

我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脸:满手的黏糊与血腥,还有那又圆又滑的眼珠子,有着心脏跳动的频率、、、、、、

幻觉与真相,究竟有没有存在着距离?多远的距离?

远远的,你的头颅端坐在乱石堆上,嘲讽着我不镇定的哀伤!

 

冬天的早晨,房间里甚是清寒,换下被汗液侵湿的白色睡衣,点起香烟坐入黑暗里,反复吞吐着无助与孤独。

你所说的服从与承受,从来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是否可以、能够、在你我喘息的年光里,去释放那只受困的幽灵?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