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鬼屋游记  

2011-11-29 14:21:05|  分类: 神女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弄清了自身所能够承受的恐惧重量。
       门外,一行八女先就被想象吓得瑟缩,之所以仍要坚持,除了一小部分是被好奇心驱使,绝大多数也是和我一样抱着检测内心强度的想法进入了鬼屋。
      手拉手,我们说好不管怎样都决不丢下其中一人。花花和秀秀是八人当中最胆大的,所以一个在前一个垫后,最胆小的则站在中间。秀秀当头,我紧随其后。
      逼仄小巷,音乐低沉,光线阴郁。就算明知一切都是人为的假象,可还是有种前途未卜的感觉。
     拐角处,一张白脸悠忽飘出。
     我们的尖叫像突然被拉响的防空警报,走在前面的秀秀猛地转身把我往后挤,而后面的人这时则拼了老命地朝前推进。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身后多出了个绿脸的凶煞鬼,脚腕被两条拇指粗的铁链紧锁着,它拼了命的想要挣脱,可一次次的徒劳让它愤怒到发狂。这是只不懂妥协的恶鬼,已经狂暴得七窍流血了还要死命挣扎、张牙舞爪!
       大家揉挤成一团,每个人都想站中间,而中间的位置只有那么点,所以有些人就不得不被迫成为了外围。
       而我就是这外围之一。
       面对白脸的靠近,我只有不停叫、不停叫,仿佛这样就可以赶跑那逐渐高涨蔓延的恐慌,绝望和恐惧那么真实,死亡仿佛就在眼前,死亡仿佛随时随地,而死亡,远不及这鬼脸来得恐怖!
       妈呀,不玩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不知是谁,压不住恐惧敲响了退堂鼓!

      哦——啊——来吧——来吧、、、、、、

      恶鬼在回去的道路上唱响低沉、渴望的悲鸣。在这样的呼唤声里,谁又能提得起回去的勇气?
      必须往前,寻找另一个与现实对接的入口!
      如此认真,我在恐惧什么?
      勉强直起身子,与那只白面鬼近距离对视、、、、、,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时我竟然想起了《人鬼情未了》和《暮光之城》。
      突然不再怕他,说道:鬼也有思想有感情有好恶,你一定不会伤害我们,对么?
      那只鬼一愣,张开的五指随即停留在距离我两点五公分的半空。

     大家见状安静下来,而可爱的花花则犯起了老毛病:她唰地从人群中站起,冲到我旁边媚笑着对白面鬼说道:对对,鬼也分好坏和美丑,你一定是只帅鬼对吧?

     那只鬼无语地愣着,大概不知如何应对这百年难遇的突发状况吧!

     帅哥,你的皮肤好好哦!
     好个花花,居然得寸进尺伸出手就要去摸那只鬼脸。
    鬼先生忙往后退了退,说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帅哥,人家只是想摸摸你嘛!她说着又向前了几步,帅哥哥,帮我们带路好不好!

    我靠!!!

    面对花花的步步紧逼,鬼先生一句冷语后消失了踪影。
    真是令人笑破肚皮的胜利小结局!鬼也不过如此嘛!大家于是来了精神,从新振作,继续向前。
    不同的是这次我走在了前面。
    一只褐色蜥蜴人,倒挂金钩出现在前面通道里。
    有过上次的经验,大家对恐惧的免疫力似乎都有所提高,只一阵小小的慌乱后便冷静下来,做好了迎接新一轮的冲击。
    慢慢靠近,才发现意外永远防不胜防。
     唉,明明是只蜥蜴,却硬是要长成人的样子,而且长得这样惨不忍睹,看一眼除了后悔,就是想吐和恶心!
    光不溜秋的头颅,五官以最难看的姿势堆挤,脸和身上的皮肤像陈年旧布(哦,那种最古老最粗糙的旧麻布),皱皱巴巴不说还滴淌着粘稠发臭的液体;一条粗壮大尾巴,笨拙地摇晃着、、、、、、

    如果说前面的白面鬼脸勉强可以拍拍马屁打打趣,但眼前这只,你是无论如何也决不会有与它说上哪怕半个字的雅兴,更别提滋生点浪漫幻想了!
   嘶,嘶,它吐着长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而我们,此时除了尖叫外就是胡乱地往不同方向拉扯,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着安全,最终,我们抱成一团滚落墙角。不幸的是,我仍旧堆砌外围。

    嘶,嘶,它那恶心的长舌喷到了脸上。
    我把眼一闭、头一偏,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呐喊:走开!走开!走开!

    就在这时,墙壁嘎地开了个大洞,我们硬生生摔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子。
     一只只不知是敌是友的手从四面八方伸来,胡乱拉扯;数不清的腿啊、脚啊、头发啊,仿佛遍地都是!
    不要拉我的脚!
    不要扯我头发!
    不要拽我衣服!
     、、、、、、
    恐惧到虚脱,挣扎和叫喊逐渐变得微弱,最后连抽泣都变得悄无声息!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求求你们,放我出去!

    这是秀的声音,恍惚中我看到她正带着无法抑制的疯狂,不停地磕头跪拜。
    进来的时候,我们都在鬼屋管理处签了字:自愿进入,发生任何意外他们概不负责。并且,我们仗着人多不顾管理员劝阻选择了最高恐怖级别。如果真出什么事,他们是不会负责的,就算能有一点赔偿,那又有何意义。
   要结束这一切!必须结束这一切!我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冷静,冷静!

   姐妹们,这些都是假的,是人装出来的你们忘了吗?这只是游戏!只是游戏而已!拉上彼此的衣服,跟我走,我已经发现了这间屋子的出路。
    我在撒谎,我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现!但要结束就得开始,我相信,有门进来就一定有门可以出去,只是我们不仅忘了寻找,还用想象把它封闭。
    带领着众人一路摸索,说实在的,我也在颤抖在害怕,并且比谁都分不清真假。只有天知道,一入场我就以为过去——过去只是一打盹时的梦境。梦中的地方、梦中的人事都只是大脑的幻象——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去过那里!
    一场实实在在的灾难,要存活就只有战胜它。
    如此认真对待,突然间我变得冷静而又清醒,黑暗,它再以不能蒙蔽我的眼睛。
    找到了,小屋的门!它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而且那几乎不能称作是门,因为,那只是一块悬挂起来隔阻光线的厚重黑布。

    后来据鬼屋的工作人员说:小屋里他们根本就没有安排任何“鬼”和“道具”,那些所谓的鬼爪、鬼腿、鬼发,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

     接下来一个又一个未知的恐怖情节被打开、被经历,除了小心应对之外,我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恐惧。

    游戏,也因此变得索然寡味。

    重新站到阳光下,才发现姐妹们一个个早已浑身湿透,看着惊魂未定的大家,我问:
   好玩吧?
   吁!人头一阵拨浪鼓。
  下次再来?
  去!

  大伙一哄而散,生怕一不小心又被拽进去似的。
  对着她们的背影,我大笑道:我是说,下次,我要一个人再来!

鬼屋游记 - 意奴 - 唯心小筑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