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唯心小筑

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血液变得珍稀起来......

 
 
 
 
 

日志

 
 

引用 写下一点书法批评的话  

2010-10-12 09:56:54|  分类: 摘星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杨植野写下一点书法批评的话

写下一点书法批评的话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的确,我写书学随笔已经有几年了,虽说有些文章不尽人意,可每一篇文字却是非常真实的。应当说,我对写文是先天有兴趣的,只不过是后天的时光则用来体验和锤炼语言。然而,写这类文字全然是我的一己感受,也可谓百年更漏,万事鸡虫,无论褒贬、好厌,都是以我的情感出之在不同感受下的表现,我觉得,没有比这种写法更为有趣了吧。我总是愿意形象比喻,写这类文字仿佛更感性一些,甚至多一些随意的、即兴的因素,同时在写作过程中也更顺畅无梗,写起来完全是一种情绪的展开,神散形也散,心曲隐微,脉络关钮,纯属自己笔下的宣泄。

我的另一个感受,是把文章撰写的更理性了一些、谨慎了一些,在思辨分析,找寻逻辑关系、推理和比较方面,自以为艰涩多了,常常会感到心绪痛快,不忍释笔。那种把文章写得脱离实际的表现,我不喜欢,文章就是让人阅读的,只有让人有阅读的兴趣,由阅读而思考,才更加有意义,因此,不可以没有文采。所以说,一篇好的文章,有如溪山不老,临赏无穷,除了文中主旨之外,就是文采的作用。

最近,看了一个朋友的展览,在整个研讨会上说好的多,批评的却很少。实际上,在我看来,作品里确实存在着许多毛病,可就是没有人能够站出来批评一下。当时让我心中引起很深的一个思考,我知道,类似这样的情况,已经遇到过好N次了,不得而已,也来说说有关书法批评的话。

写书法批评言论,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却也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难题。我认为,不管怎样的批评是否激烈和过火,书法人都要给予宽容,可能有些批评的方法不能尽善尽美,但真诚的批评恰恰是我们目前所欠缺的。“书法批评”,在当代应该是一个广义用词,包括对书家的批评,对书法作品的批评、对书法活动的批评和对书法现象的批评,还包括对展览、赛事、论著的批评、对批评的批评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古代书法批评大多采用的是随笔式和印象式批评,批评的着重点是放在对作品的评品、鉴赏方面,多采用意象评品与分品评品的方式,往往是三言两语,要言不烦。其特点是简洁明快,形象生动,其不足是笼统随意,容易简单化和片面化。在今天看来则不同,书法批评是以书法作品的鉴赏和审美为基础,对其内涵和审美方式的特点进行研究和阐释,并做出一种全新的判断和评价。所以说,如何研究和探讨当代书法批评的作用,对于促进书法艺术的健康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那么,如何看待书法批评,以及被批评者如何对待批评,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批评者要有健康的人格和道德操守,能真诚表达出自己的直言。如苏东坡评黄庭坚的字是“蛇挂树梢”,而黄庭坚说苏东坡是“石压蛤蟆”,可谓一语中的。米芾曾云:“欧怪褚妍不自持,尤能半蹈古人规。公权丑怪恶札祖,从兹古法荡无遗。”虽然是米芾的一家之言,失之偏颇,但胆敢直抒胸臆,读之甚是痛快。如此的批评,直截了当,却发人深省。因此,批评者只要拥有健康的艺术人格和艺术良知,才能够真正确立自己的学术原则,做到不偏不倚,贬褒中肯。再如张怀灌在《书议》中对王羲之草书的评论,不是随便的议论,更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与他的书学思想紧密相关。他提出:“夫草木各务生气,不自埋没,况禽兽乎?况人伦乎?猛兽鸷鸟,神采各异,书道法此。”正因为有万物“各务生气”的理论主张,张氏才会提出草书的审美标准为“且以风神骨气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的主张,也才会有《书议》中抑羲扬献的评论。其次,我们提倡书法批评应该是一种积极的批评,一种善意的批评,一种真诚的批评,一种客观的批评,一种务实的批评,同时还要大力倡导自我批评。然而,在很多人眼中,认为批评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我想,在书法批评中,只要出发点是好的,不管批评正确与否,都应该值得肯定,言之有据,出发点是针对艺术本身的不足之处,依据事实而论,不及其它,只要不做人身攻击,切忌东拉西扯,对事不对人。最终批评的目的是要推动书法艺术发展,对书法家的创作起促进作用的,而不是相反。所谓的批评家都不可能是万能的,不可能像武林高手一样,一出手就击中穴位,那种对批评者要求什么都要深入,什么都要了如指掌才可能批评的做法,的确是苛求了。批评是有尊严的、有立场的、有风骨的,譬如要摒弃它的物质化、世俗化、策略化。这一点,对于从事批评的人来说,看起来很空洞,却是很实在,从一个人的批评文章里完全可以看得出来,至少要具备以下条件:1、对一个领域的历史和理论有自己的认识,有经得起考验的认识框架和历史观;2、有敏锐的感受能力与鉴别各类感受的深度与独特性的能力;3、有为感受到找充分的历史与理论的支持能力;4、把批评的公正性永远放在个人利益与友情之上。这样的书法批评家,才能在既定的话语中延伸其审美内蕴,使人们在这种再创造中领悟到作品中某些更为丰富的审美信息和艺术内涵。不言而喻,书法批评的真正意义在于修正、发掘和实现与我们现状真实相关的时代内质,从而使书法创作根植于时代,感动我们的心灵。

在我看来,很多人都知道批评的重要性,却对真实的批评疾首蹙额,对批评的重视只是流于空谈,认为大多是“无聊的吹捧”。一些书家为了标榜自己,则自认为“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批评的真实作用时常被怀疑。实际上,书家对别人的任何意见,不管正确与否,都要重视起来,如果是溢美之词,要看是否有真实的一面;如果是入木三分的批评,则要从中看到自己的不足所在。事实证明,批评的力度和高度来自于批评家本身的素养,在大力呼唤书法家本身要提高素养的同时,对批评家的整体素质也不能忽视,批评家本身的素质意味着整个批评家批评力量的展示。批评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成为一种动力,一种导向,并非单纯地以打击和中伤为目的,通过批评来激发创作者的欲望和热情,如果批评不具备这些,在很大程度上就失却批评本身应具有的意义。如果书法积极的批评变为一种恶意炒作,变为肉麻的吹捧,久而久之,欣赏者的审美趣味会被误导,变得麻木不仁,书家本人也会洋洋自得,趾高气扬,本身满是缺点的创作强化为痼疾,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对于书法创作来说,将失落理性的方向。在另一个层面上,书法家本身也是批评者,开展自我批评,在创作的过程中,不断审视和判断自己的作品,并做出深思熟虑的决定,以完善自己的创作。说到底,书法批评是要有温情的,批评是本着内心关怀来进行的,是持友善的态度来展开的,是一场平等的智力对话而非居高临下,从而调动起书法家积极的回应。也就是说,这个社会的文化环境如此宽松,每个人都有批评的权利,也有反批评的权利,同时,双方都需要有对更高精神品位的追求的自觉和信心。

古人云“通一孔、晓一理”可以理解为有所通、有所晓,不是视而不见,也不是人云亦云,毫无见解。有的人即使从小孔中看到了某种事物,但未必能够通晓所看到的那点东西。人若能对所看到的那点东西有所通晓,那他便不是不愿动脑筋的人,也不是没有观察能力的人。只要这种通晓是在观察、研究和思考过程中取得的,那就是一种心得、一种属于自己的见解,就应当受到肯定、受到尊重。即便这一点点通晓是肤浅的,或者不完全正确的,也应该给以善意的帮助和指正,而不应该嗤之以鼻。

写下一点书法批评的话 - 杨植野 - 杨植野书学随笔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